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江湖侠梦

江湖侠梦

 蓟城乃是这附近方圆几百裏最大的城市,而此刻正值晌午,街道上摩肩接踵,
好不热闹。

  忽而马蹄声响起,众人的目光都转过去,直勾勾的盯着。这看的当然不是那
马,而是马上的佳人,身着一袭白衣,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
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一举一动都动
人心弦,引人沈醉。而她的额头因那骑马所出了一层香汗,更加诱人犯罪。

  正坐在路边的小乞丐看的目不转睛,似乎两个眼珠子要瞪出来一样,心中慾
火不断升腾,仿佛听到了她在自己身下的娇喘。「要是能上一次这样的美女,我
就算死了也值啊!」。傍边的老乞丐闻言,一伸手重重的拍在他头上,「妳就做
梦去吧!她可是城边希蓟山庄庄主的二徒弟。希蓟山庄,知道吗?就是燕飞大侠
燕庄主所建的,就凭妳?」虽然小乞丐早知道这样的佳人不是自己所能染指的,
但还是双目透出黯然之色,更加用力的盯着那远逝的佳人背影,心中的火热不断
升腾。

  正在赶路的苏璃梦当然不知道路人的心中的意淫,上个月,她受师父所托,
去送一封信给蜀州刺史,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虽然不知道已经归隐的师父与蜀
州刺史刘腩有何交情,但既然是师父的要求,那就衹能竭力去做了,虽然刘腩看
着她色咪咪的眼神,仿佛要吞了她一样,令她记忆深刻。这也是她这麽急回来的
原因。

  终于到了山庄,苏璃梦一扫心中不悦,翻身下马,去找师父复命。刚穿过大
堂,一个男子轻浮的声音传来,「二师姐,多日不见,妳长得愈加俊俏了,是不
是在外面………」

  燕云看着刚从外面回来的师姐,一月不见,再看时心中慾火翻腾,看着她凹
凸玲珑的娇躯,削肩细腰,胸前一双玉峰盈盈一握,傲然挺拔,挺翘圆润的臀部,
令人想去好好揉搓一番。一想起一直对他冷冰冰的美丽师姐在自己胯下婉转呻吟
的美妙姿态,心中一片火热的燕云忍不住出言调戏。

  苏璃梦闻言,蛾眉轻皱,她一直很厌恶这个对她垂涎已久的小师弟,但他是
师父师娘的独子,师父晚来得子,从小对他溺爱有加,但在师娘的管教下燕云也
一直没有犯下什麽大错。燕飞在苏璃梦幼年2岁时收养她,在14年中对苏璃梦
如同亲女。所以苏璃梦看在师父的份上,对燕云平时的轻佻话语常常无视。

  苏璃梦转过身子,绛唇轻启,保持冷漠的语调,「我有事,要向师父复命,
让开。」说完,看也不看燕云,转头离开。

  在苏璃梦转身时,诱人的酥胸上下起伏,燕云不由得盯直了眼,又听见苏璃
梦清脆而又清冷的声音,如空谷幽兰,令人自鄙。但话中的冷漠又激怒了燕云,
心中邪火大涨,看着苏璃梦远去的姣好身影,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而远去的苏璃梦,以为这次会像以往一样不了了之,没有看到盯在背后炙热
淫邪的目光。

  是夜,苏璃梦正在房中,双腿盘坐在床上,静坐练气,脑海中却静不下心,
想着今天与师父的对话。大师姐柳歆瑶也外出送信,至今未归,虽然柳师姐武功
比自己稍高些许,但与苏璃梦对外人冷冰冰的态度不同,柳韵瑶师姐相比之下显
得有些软弱,不会拒绝别人,这也是苏璃梦担心师姐的原因。

  房间门轻吱一声打开,脚步声轻响,有人进来了。苏璃梦对此并不在意,她
知道是师娘进来了。今天向师父复命后,师娘便把自己拉去内室,对自己嘘寒问
暖。这想必是师娘来送她今天说的莲子羹吧。想到这,苏璃梦平常一直紧抿的唇
也不由的弯起一丝弧度。

  一碗羹放在桌上,脚步声转向苏璃梦,师娘却还未发声,这让苏璃梦心中泛
疑。正準备睁开美目,一指劲风打在苏璃梦膻中。

  苏璃梦直坐在床上的娇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内气漫散。睁眼看去,映入眼
帘的却是燕云炽热的目光,蠢蠢慾动的双手,还有一张猥琐的面庞。

  「怎麽是妳?」苏璃梦虽然心中稍慌,但还是强作镇静,用冰冷的话语斥责
燕云,「还不快离开。」

  「嘿嘿嘿,妳还以为是和白天一样吗?哈哈哈哈哈,」燕云心中大喜,能击
中苏璃梦,他也不抱希望,毕竟她的武功远远高于自己,燕云衹是仗着苏璃梦不
敢真的对自己动武,才敢借此机会偷袭。而现在,巨大的惊喜令燕云不敢相信,
平时不能触碰的诱人师姐,现在正瘫软在床上任他为所慾为。

  「苏璃梦,妳也有今天,叫妳平时不拿正眼瞧我,今天我就要肏死妳,再废
了妳武功。明天我再求爹娘将妳嫁与我,我以后要日日夜夜肏妳,把妳调教成一
条淫蕩的母狗。」燕云说着,双手已经摸上了苏璃梦的一双纤纤玉手。

  苏璃梦已经感觉到一衹手正在抚摸在自己柔若无骨的玉臂,强忍心中厌恶,
像没听到燕云的淫语一样继续用冰冷的声音说:「如果妳现在回去,我可以当做
什麽都没发生。」

  「嘿嘿嘿,」燕云并未接过少女的话,而是继续向上摸索,似乎想做这个美
妙的少女娇躯的第一个开拓者。

  燕云看着苏璃梦因内心不平静而上下起伏的玉峰,像用视线去好好『关爱』
这对藏在少女白色衣襟下,微微颤抖的玉乳。心中巨大的惊喜感,使他想去慢慢
享用这个美妙的战利品,一寸一寸的摧毁苏璃梦的高贵典雅,令她成为自己专属
的女奴。

  燕云坐在少女的旁边,一拉苏璃梦的玉臂,将她拉入到自己怀中。浑身无力
瘫软在床上的苏璃梦似乎衹能令他摆布。感受着怀中的温软似玉,燕云在少女娇
巧纤细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仙肌玉体上上下其手,抚摸在苏璃梦的香肌玉骨,
从柔软的小腹渐渐向上移动,火热的大手突然握住那对微微颤动的少女香峰,突
然袭击令苏璃梦发出一丝娇媚的鼻音。

  苏璃梦强忍心中的羞愤与身体敏感的反应,努力保持表面上的冷静,但挺翘
诱人的玉女双峰被厌恶之人肆意揉捏,指尖似乎在不经意之间轻抚过高挺香峰上
被白色劲装包裹的粉红蓓蕾。,还是令她不由的发出一丝婉转娇啼。少女还是在
努力保持平静,不让自己发出媚态。她知道,若自己表现出妩媚情动,衹会让燕
云更加兴奋。

  但苏璃梦不知道的是,她此刻清冷的神态,和若隐若现的媚态,更引起了燕
云的征服慾。燕云恋恋不捨的收回那衹享尽艳福的手,把少女的娇躯横卧在自己
腿上,一衹手在被压在腿上的玉峰周围打转,少女挺拔的玉乳令燕云感到了惊人
的弹性。另一衹手则摸上了苏璃梦修长圆润的玉腿,感受着少女娇嫩纤细的肌肤,
又移到了苏璃梦挺翘的翘臀,细细抚摸在少女的香臀,在少女禁地周围用力抚摸,
似乎想用手指去感觉苏璃梦少女玉穴的温暖紧致。但幸运的是没有。

  苏璃梦感到正在肆意玩弄自己娇臀的大手移开,轻轻的鬆了一口气。但燕云
火热的大手又重重的拍打在少女香臀上,苏璃梦不由的轻叫一声,婉转中透出无
限的媚意。燕云继续拍打少女的娇臀,听着苏璃梦强忍的鼻音,心中慾火终于忍
不住了。

  燕云扶正少女的娇躯,让苏璃梦玉臂缠绕上自己的脖子,用胸膛去感受少女
胸前的惊人柔软,将少女纤细修长的美腿盘在自己腰上,双手用力环绕在苏璃梦
纤细的柳腰上,用已经高挺的肉棒去在少女娇臀上戳来戳去,隔着薄薄的一层衣
襟感受着苏璃梦私处的美妙。

  燕云疯狂的亲吻着少女天鹅般修长细致的脖颈,少女上身的衣服已经在燕云
的轻薄中散乱了,衣襟半开,香峰半露,玉女峰上粉红的蓓蕾在燕云胸膛上摩擦,
在一点一点的勾引起苏璃梦的情慾。

  燕云猴急的用手去撕开少女的衣襟,想去用苏璃梦紧窄诱人的处女桃源去安
慰自己高昂的肉棒。

  就在这时,苏璃梦已经颊红眼媚的精致面庞上泛起一阵不正常的嫣红,无力
环绕在燕云脖颈的玉臂突然用力,扼住燕云的后颈,正在性奋上的燕云遭此袭击,
晕了过去。

  苏璃梦努力的移开在缠在燕云身上的四肢,无力的娇躯却不听使唤。努力推
开燕云身体,却一时无力,乏力的香躯瘫软在燕云身上,精致清冷却又眉目含春
的脸庞一时扑在燕云胯下。虽然主人已经昏了,但肉棒仍保持在火热坚挺,戳在
少女的粉嫩红颊之上。闻着燕云胯下的异味,苏璃梦心中深感屈辱,但为了保护
自己的清白,她强行运功,冲开穴道,自己受了不轻的内伤,娇躯无力的瘫在燕
云身上,忍受着这粗热对自己的冒犯。

  又保持了这个暧昧的姿势一会,四肢渐渐恢复了气力。苏璃梦将燕云的身体
移到一边,换上一身新的衣衫,她默默的走出去,想冷静一下,中途看到了桌上
已经凉了的羹汤,心中下定决心。

  明天向师父请辞,去找大师姐。

              (第二、三章)

  远山连绵,山峦叠嶂,一白衣女子骑着一匹白马的身影,渐渐映入在门吏目
中。正值晌午,虽已是高秋,但仍带一丝暑气,门吏看着远处来的身影,嘴中轻
骂一句,但还是从门边阴处出来,準备盘查。

  那正要入城的女子,正是在外的苏璃梦,看着从地平线上渐渐耸立起挂着殷
字牌的高大城墻,心中却想着师父传来的信息,柳师姐已经回到山庄了。因此她
也没理由在外行走,此时正在回蓟城的路途之上。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但苏璃
梦心中的疙瘩还没有消去,那夜之事,一直在脑海中难以接受,。若是常人,一
剑杀了便是,可猥亵自己的恰恰就是师父唯一的儿子。师父多年来对自己不薄,
这让苏璃梦不知如何是好。衹能在路上磨蹭,希望能拖延些时日,晚些回去。

  门吏看着越来越清晰的人影,本来显得疲惫的双眼渐渐睁圆,那女子肤光胜
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容貌秀丽之极,虽不是如寒冰般拒人于千裏之外,但那
高雅幽洁的神态,令他自惭形愧,对苏璃梦更是衹敢远观。

  那清丽的身姿已经走到城门,门吏赶紧迎上去,看着苏璃梦从怀中掏出一精
巧的文牒,丢向他,小吏接住文牒,不时嗅到文牒上传来的幽幽清香,心早就飞
到苏璃梦身上,想着这少女身上该是如何清香,眼角余光更是瞟到少女身上,看
着苏璃梦身材凹凸有致,发流散如瀑,纤腰一束,面纱盖不住五官的玲珑精美,
秀眉轻皱,让他都为之揪心。

  门吏将关谍还到少女手上,看着远去的倩影,衹能恋恋不捨的回头,去在等
下一个不知道什麽时候来的行人,心中却想着谁能享此艳福。

  苏璃梦骑着马在城中漫游,两边街道行人稀稀。少女正打算找一家客栈暂且
休息,却在街角看见一群人围在那一处,心中好奇心不由大起,上前去一看究竟。

  苏璃梦走进人群,衹见一老妇坐在官府前啼哭,「老伯,能否告知她为何在
此啼哭?」正在围观的一苍发老汉衹听见身后一声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转头看
去,映入眼帘的正是苏璃梦面带轻纱的俏脸。

  「这也是造孽啊!那老太平常我也是多见,丈夫早丧,衹留下一女相依为命,
以后可就指望那女儿过活。没想到,上月她那女儿与女婿出城祈福,被山贼盯上。
现在听说,女婿死了,女儿被山贼霸占,这可让她怎麽活啊,唉!」老汉边说边
叹气。

  「那官府不管吗?为何任她在府前哭泣?」

  「唉,想必女侠是刚来的吧,那山贼盘踞在二界山上,与本地豪杰一直勾结,
官府也参与其中,哪会去为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去招惹他们!」老汉以手遮面,忍
不住叹息。

  苏璃梦从老汉三言两语中了解了大概,心中想起经过二界山时也遭人打劫,
不过那毛贼的功夫岂是苏璃梦的对手,被少女教训一顿后就放了,却不想他们还
做下这样龌龊的勾当。

  想到这,少女翻身上马,决定去消灭那群山贼。正在苏璃梦疾驰出城时,又
被一群人骑马拦住。「姑娘,终于找到妳了,」一富态青年拦住少女面前,气喘
吁吁,「我没有恶意啊,衹想认识一下姑娘而已,姑娘何必躲着我呢?让我追着
好苦啊!」

  苏璃梦看着面前这个一直缠着她的登徒子,自从在犁县见到她,便惊为天人,
她走到这,没想到他还追了过来。

  「让开」,苏璃梦轻斥,见到富家少爷仍拦住马前,一声轻吁,便驾马冲过
去,对这种纨绔不必手下留情。身边的僕人赶紧推开李荣,李荣看着远去的曼妙
身姿,「还不快追!」

  一路加鞭,苏璃梦到达二界山山脚时,已是黄昏时刻。少女也不怯,直接上
山去找贼窝。

  李荣远远的吊在苏璃梦后面,衹能眼睁睁看着苏璃梦孤身上山。一行人停在
山口,「少爷,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们这几个人势单力孤,不是那伙贼的对手啊!
这贼头郭乐池虽与老爷有联係,但他抓到了少爷,不见得会放过您啊,我们还是
回去吧,不要为了一个女人送死啊!」阿德上前说道。李荣清楚,阿德是对自己
忠心耿耿,可放弃这样这个绝色美女,他不甘心啊!「少爷,反正女侠您也玩了
不少了,不要为了一个丢了性命啊!」阿德见少爷还是面带犹豫,迟迟不下决心,
又出言劝导。李荣内心仍在天人交战,犹豫不决,他心中还是认为苏璃梦与以前
玩过的「女侠」一样,样子货罢了,衹是头脑发热想去行侠仗义,他可不认为这
样一个清纯可人的少女能活着回来。在他心中,苏璃梦肯定会被这群吃人不吐骨
头的贼活活玩死的。

  想到苏璃梦这样的清秀绝俗的绝色美人被山贼轮姦致死,想起苏璃梦凹凸有
致的身材,酥胸俏臀,李荣一咬牙,「德叔,妳先回去叫人,我爹不是在这裏有
些产业吗?把那些下人通通叫来,我今天就要虎口夺食!!!」

  「唉,」最但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阿德看着精虫上脑的少爷,没办法,老
爷既然让自己照顾少爷,那就不能让他出事。「小胡,妳回城去把家裏的下人全
都叫过来,在山涧待着,看到信号,就冲击贼寨,不用硬上,引起混乱后就跑,
听到了吗?」「遵命」「少爷,老奴跟您一起上去,不过要听我的话,行吗?」
李荣大喜,德叔可是老江湖了,有他的话想必定会机会大增,连忙点头。

  「救命啊!有老虎」。

  「有几头」,山上远远的传来一句。

  「山下有三头,山上有九头」。

  阿德转头对李荣示意,李荣及其他几人连忙跟上阿德。「老德头,妳今天怎
麽来了,交易的日子不是在9天后吗?」阿德上前笑呵呵道:「这不是有事吗,
老爷想问问郭头目下一次能不能多出一点两脚货,就派我来问了。对了,郭头目
呢?」

  小径上从黑暗中冒出一个笑嘻嘻的山贼,「郭老大啊?老大正在準备娶压寨
夫人吧!」阿德故作疑惑,轻咦一声。那小山贼看了看阿德一行人,神秘的笑了
笑,「妳是不知道,今天啊,郭老大抓到一个绝色侠女,现在应该正準备给她开
苞呢!」

  阿德身后的李荣闻言,身形微动,好似要冲上去一样。后面的僕人拉了拉少
爷,阿德转过一衹手,压住李荣的肩膀,不让他轻举妄动。

  那接头的山贼停顿了一下,没看到下面的异动,啧了啧嘴,继续说道,「妳
是不知道,那个女侠好生厉害,上山的时候打伤了好多弟兄,妳看看这,我这现
在都疼着慌。听其它兄弟说,他们前几日也遇到那个女侠,郭老大差一点就死了,
幸好她心软,没有杀了老大。哈哈,她今天落到了老大手裏,啧啧。」那贼挤眉
弄眼的对阿德促狭的笑了笑,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

  「那女娃这麽厉害,郭头目怎麽抓到她的?」

  「嘿嘿,郭老大厉害着呢。自从上次差点被她杀了之后,老大把以前劫杀的
一个游方道士的东西翻了出来。妳是不知道,那个美人都杀到聚义堂了,然后老
大急中生智拖住了美人,偷偷放出了迷魂香,不过十几息,我在旁边就浑身无力
了,幸好老大马上让我们闻了解药。那小美人足足挣扎了一柱香的时间,差点就
让她跑了。抓到那个小美人之后,老大让我们把她五花大绑,又亲自喂了那美人
一袋不知道是什麽的粉末。现在,那女侠就要是老大的玩物了,我们这些小弟说
不定也能喝点汤。」

  「看来那女侠还是个在江湖上还是个雏儿啊」

  「是啊!老德头,看在妳我多年的情分上,我告诉妳,不要和老大说啊。那
女侠是我和竹三送去地牢裏的,妳是不知道,那真是一个极品啊,皮肤嫩的能掐
的出水来,脸蛋精致极了,要不是害怕老大责罚,说不定我就在地牢裏把她肏了。
不过,我也着实过了一把手瘾。那小美人坚挺柔软的酥胸,被我使劲揉抓,我这
辈子就没玩过这麽软绵绵的的玉乳,那小妮子清高着呢,我把玩她的玉女峰,用
指头扣她胸前的乳峰,她竟然没叫唤。」那贼露出猥琐的笑容,「后来,我把手
指塞到她的香唇裏,用手指磨蹭她的银牙,抓她柔软的舌头,玩了有一会后,我
把我的肉棒蹭到她脸上,用龟头摩擦她的朱唇,在她柔软光滑的脸蛋上磨蹭,妳
是看不到,看着那高傲,永远看不起咱的绝美女侠衹能在咱胯下呜呜呻吟,看着
她倔强的眼神,我老王这辈子也没这麽快活过。还有她那长腿、翘臀、蜜穴,即
使不能干,妳老王我啊,也没少玩,也用手指去玩弄她了,那小美人的屄不知道
多紧啊,我一点一点的把那小美人的白色亵衣用手指头顶到她小穴裏去。看着她
小穴裏的白色亵衣渐渐透明,要不是怕郭老大发现,我能射在她娇艳慾滴的脸蛋
上。」很明显,这山贼陷入了心中巨大的成就感,仿佛完成了人生中的伟业。

  李荣听着自己的绝色女神被这麽一个猥琐小子如此玩弄,牙齿咬的吱吱作响,
下体却不自觉的硬了起来。相反,阿德心中一片平静,走近山贼,突然下手,直
接扼住还沈浸在美色的老王的喉咙,用力一甩,那贼直接倒地。

  向后招了招手,阿德带着一伙人从后径潜入了贼寨,从怀中掏出信号弹,一
拉,一轮彩光绽放在黑夜之上。

  前寨的火光渐渐混乱,人声此起彼伏。「德叔,我们快去地牢救她」李荣小
声的对着前面的阿德说。「不,我们先去暗算郭头目。」他神情的强硬令李荣不
敢反驳。阿德对贼寨也是熟门熟路,前寨的混乱吸引了大多数山贼,得此李荣一
行人也顺利的溜进了郭乐池房间附近。

  看着映在房门上的人影,轻叩房门,阿德叫唤道:「郭头目,老爷找您有要
事相商。」而房内却无人回应。阿德又叫了一声,依然如此。一咬牙,阿德一脚
踢开房门,房内并没有什麽郭头目。映在房门影上的人,却是李荣朝思暮想的苏
璃梦。

  苏璃梦此时神情恍惚,一个人赤身裸体的静泡在木桶中,一直穿在身上的白
色劲装,散乱的摆放在周围。

  李荣冲了上去,而苏璃梦此时也从恍惚中反应过来,轻呼一声,「是妳们?」
往日清冷幽静的声线,此时却透露出无限的疲惫。「姑娘,我是来救妳的,妳快
点跟我走吧」「救我?」苏璃梦清脆的嗓音,却表现出嘲弄与深深的落寂。加上
周围散乱的衣装,与在水中若隐若现的挺拔酥胸上的青紫淤痕,不难想象,苏璃
梦刚才遭受了一番怎样的淫辱。

  苏璃梦知道,自己需要立马坚强起来,即使刚才与郭乐池做一场淫戏,被他
脱去贴身衣物,被他上下其手,被他用力淫辱,即使胸前的柔嫩玉峰还在火辣作
疼,即使修长圆润的双腿纤细的玉臂还酥麻无力。

  「把衣服捡起来,」李荣闻言俯身收拾刚从苏璃梦身上扒下来的衣物,还带
着幽幽处子清香。「抱着我,给我穿上衣服,」虽然苏璃梦是用清冷的声音说出,
可这淫邪的话语给他一种不真实感。「快点!」李荣马上走进木桶,还挥挥手,
意后面的人退出去。阿德轻叹一声,挥手带着下人们去望风,衹能指望这个小祖
宗不要在这裏发情吧!

  李荣伸出那双常年游戏花丛的老手,将苏璃梦从腋下抱起,两衹手不时轻轻
划过少女刚刚饱受摧残的玉乳,将已经有些残缺的少女衣物盖在少女胸前,轻轻
扶起苏璃梦的纤纤玉臂,放在衣袖之中,指尖划动在少女娇嫩白皙的玉肌,微微
颤动的娇躯反应出少女没有想象中那麽平静。终于,李荣的手伸进水中,沿着少
女的柳腰向下滑动,拂过挺翘结实的玉臀,将苏璃梦拦腰抱起,少女的精致玉体
也彻底暴露在李荣眼中。他不自觉的看向少女私处,看着姣好的玉体上两条并拢
的玉腿之间少女粉嫩光滑的细缝,竟然是白虎。

  「看够没有」,少女努力的用冷漠的声线压抑害羞的心情,但娇嫩慾滴的俏
脸还是出卖了她。李荣涩涩一笑,用残破的衣衫遮住少女私处,同时俯身到苏璃
梦红嫩的耳骨边,伸出身经百战的舌头,舔了舔少女的精致的耳垂,轻轻吐字:
「总有一天,妳会主动爬上我的床,求我肏妳。哈哈哈」

  苏璃梦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李荣将少女彻底抱起,少女此时浑身娇软无力,
而李荣有好似故意捉弄自己一般,自顾自的向外大步走去,而少女为了不掉下来,
衹得用无力酸软的玉臂紧紧环绕在李荣脖子上,旁人看去,还以为是少女主动黏
在李荣身上。

  「德叔,我们走吧。」

  几日无事,李荣救下苏璃梦之后,将少女带到了他家在殷城置办的房产中。
由于郭兴池在少女中迷魂香之后仍不放心,强迫少女吃下了大量的内气散,所以
现在苏璃梦还是手无缚鸡之力,恢复遥遥无期,衹得留在李荣家修养。幸好李荣
并未强上她,毕竟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反抗不了任何人的侵犯。少女在外也游蕩
一月有余了,深知自己相貌身材对男人的吸引力,李荣将她从淫窟中救出,保住
了自己的清白之身,又在少女虚弱之时秋毫无犯,每天各种大补之物送上,现在
苏璃梦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以苏璃梦重恩情又知恩图报的性格,就算李荣此时
强上她,少女估计也不会反抗了。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中,苏璃梦的身体也在逐渐恢复,李荣也没有骚扰她。除
了每天都会带一个女人回来,并在少女隔壁房间淫龙戏凤,现在苏璃梦每天深夜
都听着李荣重重的喘息声,各种美女的呻吟浪叫,还有小腹击打在丰臀的啪啪声
入眠,有时还会听见李荣在射精时大呼自己的名字,令少女在隔壁暗自脸红,想
起当初李荣抱起自己时的话语,少女更是害羞的不敢抬头,主动献身什麽的,自
己才不会去做呢!混蛋!

  这还是平淡的一个日子,苏璃梦安心的在李荣家养伤,等待着李荣又会带着
怎样的女人回来。家中的僕人向往常一样进进出出,衹有德叔阴沈着脸缩在庭院
裏。

  在外多时,苏璃梦开始想唸师父师娘了,还有那个与自己一同长大,比自己
大一岁的师姐,虽比自己大,可在一起的时候,往往自己才更像姐姐。回去吧,
少女暗自下定决心,不管燕云了,伤好之后便快马加鞭回山庄。

  少女正暗自沈浸入自己的少女心事中,德叔走了进来,本来就很阴沈的脸愈
发深沈,不知道在想写什麽东西。

  一声轻响,将苏璃梦从心事中脱出,少女抬头看,德叔冷着一张脸站在自己
面前。苏璃梦感觉很不妙,李荣到现在还没回来,德叔又是如此阴冷。

  「苏姑娘,少爷打听到了一副药,可以加速妳恢复,少爷刚遣人过来,叫我
送妳过去。请把,苏姑娘。」很不妙,苏璃梦知道德叔在说谎,可她无能为力,
最大的仪仗,武功,现在是出于半废状态。

  「嗯,能让我换身衣物吗?」苏璃梦现在身着一袭青色长裙,如果要逃,少
女深知这衣物是自己的一大阻碍。「不用了,很快就好了,走吧!」德叔阴冷的
声音传来,同时还一衹大手扼住了少女的手腕,毫无怜香惜玉。苏璃梦衹得起身
跟在德叔后面,揣测着未知的未来。

  果然很快,苏璃梦坐在轿子中,感觉着外面的动静。轿子很快就停了下来,
「下来吧,苏姑娘。少爷就在前面。」

  苏璃梦走出轿子,看着高大的官府,柳眉轻皱,她不喜欢这。德叔立在少女
身后,「走吧,苏姑娘。」少女微微颔首,走向官府的大门。

  推开大门,穿过过堂,苏璃梦看见了衙府,还有高坐在衙堂之上的县令,没
有李荣,少女心中最大的担心出现了,德叔为什麽要这麽做?他一向对李荣忠心
耿耿啊?少女心中的疑惑接连蹦出。在少女惴惴不安时,德叔说话了,「苏姑娘
我已经带到了,少爷呢?张县令。」

  被卖了,到底怎麽回事?

  高坐县衙之上的张县令像是看到了满意的货色,轻轻点头。「放心,我怎麽
敢动李爷?这次是没办法,山贼的事闹大了,有人又诬告李爷勾结山贼,下官也
是没办法,请德爷多多体谅我等不易。」德叔轻哼一声,表现的对张县令的说辞
不屑一顾。随即转身离开,路过苏璃梦时,轻声道,「对不起了,苏姑娘,为了
少爷,我也没办法。」德叔到了门口,「张县令,等老爷回来,光妳这颗头颅是
不够交代的。」「这就不劳德爷费心了。」此时,德叔已经关了上了府门,怜悯
的目光一纵即逝。

  空蕩蕩的衙府中衹剩下张县令与苏璃梦。张县令慢慢踱步下堂,缓缓走到苏
璃梦面前。一衹胖手捏住苏璃梦精致的下巴,抬起少女的头,强迫少女与他对视,
双眼在少女绝美的面庞上流连忘返。「妳,很不错,怪不得那为大人想要妳。连
我也忍不住了。」另一衹直接手覆在了少女柔软的酥胸上,轻纱制作的衣裙令男
人享受到了苏璃梦胸前的美妙触感与弹性,挺拔的玉峰正在被眼这个恶心胖子肆
意把玩,苏璃梦紧咬银牙,努力克制自己身体的慾望,但敏感地带受袭的少女,
呜呜的鼻音短短续续。想抬手去推开张县令,可一双玉臂却不听使唤,熟悉的酥
麻感又充斥着身体,德叔给自己下药了,这是少女心中第一个闪过的唸头。难到
自己会在这,丧失自己的处女清白吗?

  「真是诱人的身体啊!」胖子轻轻揉捏少女酥胸前的粉嫩,打量着少女。身
材袅袅婷婷,凹凸有致,酥胸俏臀,流散如瀑,纤腰一束,玉腿轻分,五官玲珑
精美,面似桃花,珠圆玉润,皮肤粉腻如雪,冰肌玉骨,一身青色衣裙冲淡了少
女的高贵冷艳之感,更像是空谷幽兰,不可亵玩。

  苏璃梦衹是冷冷的望着他,默默的闭上了如清水般的冷眸,第一次有武功,
第二次有李荣,这一次,还会有吗?

  药性发作了,苏璃梦的娇躯也因此越来越软,几乎都要靠在张县令怀裏,自
己的意誌也慢慢丧失对身体的掌握,「妳硬了,」张县令把玩少女酥胸的手,明
显感觉到了少女坚挺玉峰上乳头的的坚硬,「妳动情了,看来妳也是个骚货啊?」
苏璃梦默然不语,衹是嘴裏忍不住的呜呜呻吟,默默接受着这个男人的淩辱。

  张县令对少女的不回应也没有什麽反应,衹是一手穿过少女的小腿,将她横
腰抱起,苏璃梦无力的衹能任他摆布。张县令放下了她,他将少女横放在衙堂堂
木之上,他知道,他占有不了她多长时间,所以更要珍惜。

  张县令脱下少女的靴子,手细细把玩这少女精致的脚丫,另一衹大手则抚摸
着苏璃梦纤细的大腿,感受着手中柔弱无骨的触感,品味这少女肌肤的美妙。双
手一路向上,划个翘臀与柳腰,用最大的力量握住少女酥胸,感受这指尖的软腻
与那微微从指间溢出的乳肉,再大力揉搓,小指不时逗弄一下已经硬了的乳头。
少女再也忍不住了,轻轻的呻吟从苏璃梦的樱桃小嘴中传出,随着男人的动作而
断断续续。忍不住了,张县令将苏璃梦的青色衣裙从领口撕开,一直到少女平坦
的小腹。苏璃梦挺拔的玉乳半遮半掩,胸口的冰凉让少女认识到自己在公堂之上
裸体的事实,一滴清泪从眼角流过,两衹火热的大手盖在了少女的酥胸之上,胸
前火热的感觉让自己控制不住的呻吟,少女突然轻叫一声,张县令毫无怜香惜玉
的拉扯少女娇嫩的乳头,原本粉嫩的乳首,已经充血,变的更加鲜红,少女的情
慾也随之膨胀。苏璃梦双眼睁圆,不敢置信的看着张县令的嘴唇盖在少女朱唇之
上,粉红的双唇被男人粗大的舌头肆意舔弄,更不时想突破银牙的封锁,好好品
尝一下少女的粉舌。

  少女正在苦苦抵挡张县令的进攻时,一条火热的巨棒抵在少女小腹之上,苏
璃梦美目向下瞟去,张县令已经不知何时脱下了裤子,双腿蹲伏在少女小腹之上,
炽热的肉棒放在少女双峰之前。张县令也放弃了对少女银牙的进攻,「何苦呢,
反正妳都是要被我肏的,」张县令蹲在少女身上,说道。

  但苏璃梦仅仅是瞟了一眼,就继续闭上眼。「呵呵,看来妳是不想让妳的李
少爷平安出来了」

  「妳……」

  「我啊,虽是个芝麻大小的官,但形势比人强啊,李荣已经落在我手裏,我
做点手脚还是很简单的。」

  「我要做什麽?」苏璃梦心中思绪翻飞,她从之前三言两语中认识到这次事
情因自己而起,连累李荣受难,李荣对自己有恩,就算德叔这麽对自己,但那不
是李荣的错。想到这,少女心中哀叹一声,决心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

  「首先,睁开妳的双眼,这样弄妳的奶子」

  苏璃梦看着张县令把自己的一双玉臂放在了自己坚挺的玉乳前,要求自己玩
弄自己,这样疑似自慰的样子令她绝美的脸蛋是娇艳慾滴。

  张县令看着苏璃梦倔强的眼神和少女现在听话的配合淫弄,这反差使他更加
兴奋。他将自己火热的肉棒放在少女胸前,而少女也乖乖的挤压的自己以前从未
这样碰过的酥胸,用自己完美的身体去侍奉这个胖子。苏璃梦无力的动作已经满
足不了张县令了,他以手盖住少女正在挤压自己如春笋般的玉乳,像是在教少女
怎麽做一样,大力的将苏璃梦的乳肉向中间挤压,张县令激烈的在少女白皙的乳
肉中抽插,炙热腥臭的肉棒不时顶到少女的唇瓣,「张开嘴,用舌头舔」少女的
眼中不断的挣扎,最终还是乖乖张开朱唇,接受肉棒的临幸,更不时都用粉嫩的
小舌头,轻轻的舔舐肉棒的马眼,。苏璃梦的配合乖巧更刺激了张县令,他突然
双手擒住少女的额首,肉棒直接插人少女嘴中,巨大的肉棒在少女的口腔不断抽
插,少女闭不拢的朱唇不时有口诞流出从口角流出,终于,肉棒直接深入少女的
喉管,火热的白色液体在少女口中喷发,而此时少女被肉棒顶的几乎失神,俏眼
翻白,口腔无意识的吞咽白色精液。

  「苏璃梦,希蓟山庄庄主的二徒弟,看不出原来是这样一个骚货,哈哈哈!」

  苏璃梦心神恍惚,「妳怎麽知道的?」

  张县令看着自己精液中呜咽说不清话的苏璃梦,眼中慾火更盛,轻轻移到侧
台,将少女翻过身来,让少女的膝盖跪在台上,上半身软软的趴在台上,娇臀被
高高翘起。双手将少女私处的衣裙撕开,细细观赏着少女娇嫩的蜜穴,手指轻轻
在小穴中伸缩扣转,粗糙的手指入侵粉嫩无毛小穴,惊醒了恍惚中的苏璃梦,少
女终于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麽,「咦,已经湿了,看来妳果然也想被干吧!」
苏璃梦眼中露出明显的抗拒,开始剧烈的摇动高高翘起的香臀,想逃离张县令的
手指的入侵。酥麻的感觉使苏璃梦全身一阵抽搐,喉间再忍不住地哼出了声来,
嫩穴裏头的媚肉情不自禁地夹紧了张县令的手指,「这麽想要吗?骚货,」张县
令将火热巨大的肉棒抵在苏璃梦蜜穴口,双手强硬的转过苏璃梦的黔首。

  苏璃梦不情愿的看着巨大的肉棒停在自己未经人事的私处,火热肉棒更是不
停的厮磨少女的小穴。终于苏璃梦眼睁睁看着婴儿手臂粗的肉棒一寸一寸的插入
自己的蜜穴中,自己小巧娇嫩的蜜穴包裹着男人的巨大肉棒,自己的少女花径被
撑的满满的。好涨,好热,少女不自觉的呻吟起来,娇嫩的肉壁不停挤压着入侵
的异物,翘臀更是不断的摇摆想把它赶出去。张县令嘿嘿一笑,毫不怜惜的一插
到底,「啊………」这一插实在突然而又猛烈,冲破了少女的处子之身,第一次
就直达少女鲜嫩的花心。苏璃梦不由心神一蕩,巨大的痛感冲上心头,一道血迹,
从两人交合处流出。张县令不为所动,火热的肉棒在苏璃梦蜜穴裏进进出出,不
时翻出一层媚肉。坚硬的肉棒毫不留情的冲击的少女娇软美好的花心,在少女娇
嫩的肉壁上磨擦,。

  「啊,啊,啊……………」苏璃梦随着肉棒进出,发出一声声娇吟,双手无
力的瘫在台上,娇躯随着肉棒的抽插而摆动,紧贴台面的玉峰在冰冷的台面上摩
擦,以前清冷的女侠,现在宛如母狗一般挨肏.

  苏璃梦高高抬起的翘臀,被张县令一次一次的拍击,肉棒深深插入到少女娇
嫩的小缝中,瘫软的妙曼身姿,成为他的泄慾工具。巨大坚硬的肉棒一次一次的
插入少女娇躯的更深处,终究狠狠地顶上了花心,并撞开柔软绽放的子宫颈,
「不要……停……停下……啊……啊……」苏璃梦白皙的皮肤渐渐染上情慾的粉
红色,眼神中春水涟漪,似乎陷入了情慾之中「真是骚啊,那麽快就开始有快感
了,」「不……是的,」苏璃梦无意识的呻吟辩解,却又被坚硬的肉棒打断。

  张县令突然把苏璃梦抱直身子,少女修长的双腿主动盘上了张县令的腰,纤
纤玉臂也绕在他脖子上,张县令双手搂着少女的纤腰,边干边走,苏璃梦坚挺的
酥胸随着行走上下摆动,与张县令的胸膛想厮磨,而少女娇躯被一抛一插,每次
肉棒都深深的冲入少女蜜穴花心,苏璃梦忘情的呻吟着,私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
张县令的肉棒。

  张县令终于忍不住了,将苏璃梦抵在房壁上,双手紧抱着少女的腰肢,一次
又一次的深深插入,少女的绝美面孔,被压在冰冷的墻壁上,脸上情慾与痛苦的
神情不断交织,下体的火热粗壮刺激苏璃梦一次又一次的陷入情慾之中。

  忍不住了,张县令重重一插,肉棒深入蜜穴,少女小穴的紧致不断压迫着他
射出这来。苏璃梦似乎也意识到,「不要……啊……啊……不要」,少女的悲啼
并没有阻挡肉棒填满她的小穴一股灼热刺激着她小穴深处的花心,「啊……啊…
…」苏璃梦不自觉的发出娇媚的浪叫,又一次在男人胯下高潮了。

  张县令看着天色,还很早,肉棒又硬了起来,揽住少女的美妙娇躯,再次放
在堂台上面,将少女修长的双腿向前弯曲,挤压少女的玉乳,「自己拉着,」苏
璃梦自觉的勾住一双美腿,自己的小穴彻底暴露在外,张县令看着刚刚高潮射精
过的粉嫩幼穴诱人的一张一闭,白灼液体从少女小穴中缓缓流出。

  火热的大手重重拍打在少女的翘臀上,肉棒也再次深深插入少女蜜穴,,每
次插入都令苏璃梦软瘫的娇躯不能自主地抽搐着,销魂的呻吟更是再禁不住地从
少女的喉中发了出来。

  看着胯下婉转娇啼的绝美少女极力迎合自己的样子,张县令嘿嘿一笑。今天,
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