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邪龙至尊

邪龙至尊

第一章

  伊旷帮助帮助崇明学长破开高校结界后陷入了昏迷之中,后被吕夏冷带回宿
捨交给了钱倩倩。

  在宿捨中钱倩倩走到床前,看着躺着的尹旷平静像熟睡了一般的脸孔,伸出
手去摩挲道「嗯……我会等下去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他醒过来,就好像他当初
等我十五年一样……」钱倩倩坚定的下定决心说道,。

  时间就这麽过去一个多月,伊旷依旧没有醒来,钱倩倩除了上课以外都待在
她的男人身边,希望他醒来时第一眼能看见的人……就是自己。

  「倩倩……休息下吧……妳看妳的脸变得多麽憔悴了,如果伊旷醒来看到妳
这样会说什麽呀……」房间中唐语柔看着日渐消瘦的倩倩说道「也要多少照顾下
自己呀!妳先去休息下吧,今天就先由我来照顾他吧」

  钱倩倩收起刚刚帮伊旷擦拭身体的毛巾,整理了乱掉的发丝轻声说「姐姐不
用了……妳最近不也忙着万界的建设,不是要在混乱大陆做很多任务吗?可不能
让黎霜沐那个叛徒抢走伊旷的心血」说到黎霜沐时像是要杀了他一样的愤怒。

  唐语柔何尝不知道,但是此时黎霜沐背后有侯爷当靠山,而自己……这高校
又有几个高年级的敢顶撞侯爷呢。

  而且自从上次任务后班级间的气氛就不合,唐语柔带着倩倩。曾飞等人脱离
了1237班自行成立了1239班后,人数的不足导致考试十分困难,好几次
都险些丧命。

  而万界的驻地保护期限到期日也一日日的接近,等保护过后还要随时注意龙
铭的龙帮攻击,这也让驻地的建设笼上一层阴影。

  「恩……是呀……妹妹妳说的对,那我先走了」说完唐语柔就站起身来要走
出房间,当走到房门準备推开时,回头一望看见了钱倩倩低下头帮伊旷整理衣领,
一脸虽然辛苦又幸福的样子。

  这就是有伴的感觉吗……我真的需要一个伴吗……好累,这时好想有一个男
人可以依靠……

  之前虽然有想过伊旷……但当初是自己将他们两人推在一块的,而这时他也
陷入昏迷了,难道说要我降低标準吗……这大一之中又有几个男人入得了我眼…


  好累……唐语柔突然感到一阵疲惫

  不过她终究还是打起精神进入了混乱大陆,在龙帮的威胁下万界驻地建设是
分秒必争的,身为创始人不能衹指挥手下去做任务,这时候连黎霜沐都接了许多
任务积蓄会中的威望与力量她也不能懈怠,不然到时伊旷回来,会面对一个衹属
于黎霜沐的万界。

  唐语柔进入混乱大陆驻地中,发现了一个困难的任务,任务限制衹能一人完
成,要求刬除驻地附近一衹强悍的魔物,还注明了怪物弱点是毒,报酬是建设驻
地的材料。

  就接这个吧!刚好适合用毒的,而且自己想一个人静静,衹能一人做正好…


  唐语柔撕下了单子就往任务地点走去,却没发现人群中有人看着自己暗自窃
笑……

  (报告……目标已经上钩了……)

  (……妳做的很好……)

  穿梭在驻地附近的树林中,唐语柔灵巧的闪过阻拦的树枝和其余障碍物,展
现出唐门弟子的风範。

  任务目标就在这附近吧……依照单子上的地图唐语柔来到了一个山洞口,外
观被树林和藤蔓遮掩十分不明显,如果不是有地图或许自己路过就会错过了……

  唐语柔检查了下四周,在高校这种地方一不小心就会死的不明不白,她使用
从课堂上学习到的陷阱知识找出了潜藏在洞口的陷阱……

  看来这是一头有智慧的魔物,竟然会利用周遭环境制作出陷阱……不过魔物
终究是魔物唐语柔看着手中简易的树枝陷阱暗暗想到。

  不知道是什麽魔物……看洞口的痕迹判断应该还在裏面,要进去吗还是在外
面守着等魔物出来再做打算……

  还是保险一点好了……唐语柔心想

  于是少女藏身于洞窟外的一株树上,并且在四周洒上消除气味的药粉掩盖自
己的痕迹气味。

  时间慢慢过去,当太阳西沈月亮升起树林垄罩在阴影下,唐语柔终于等到了
魔物踏出洞窟……

  洞口的藤蔓被顶开裏面出现了一衹巨大的蜘蛛,血红色的複眼在黑暗中若隐
若现,躯体上的蛛毛硬挺的像针一般。

           唐语柔看着迷雾愣了一下心想

  (不对!洞口明明是四足兽类的痕迹……怎麽会是蜘蛛魔物!是情报有误吗?)

         (我的毒对这支魔物不知有没有效)

            唐语柔手上扣着一颗毒丸

  当唐语柔在想着要撤退还是战的时候,衹见蜘蛛像是发现了她,几对複眼直
挺挺的盯着树上……

  不好!被发现了……唐语柔当机立断抛下手中毒药,制造出一阵毒烟打算逃
走,可蜘蛛像是没受影响一样,嘴巴的俐齿咬了几下,从身后爬出密密麻麻的小
蜘蛛潮她涌去。

  小蜘蛛毫无阻碍穿过那阵毒烟,唐语柔在树上看着地上爬满了蜘蛛整张脸面
无血色……

  不放弃的取出新的毒药,用能力操控着风吹向小蜘蛛们,当毒烟吹过那些蜘
蛛后没多久,就纷纷一动也不动的死去了。

  有机会……毒药还是有效的!当唐语柔这样心想时,发现头顶传来一阵树叶
摇动的声音,抬头一看赫然发现那衹大蜘蛛不知何时爬上头顶。

  在探头时蜘蛛迅速吐出坚韧的蛛丝捆住唐语柔,皮肤接触到的瞬间一股强烈
的睡意袭来,眼前画面一黑……眼神中有迷茫和放鬆……

  经过了不知多久,唐语柔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被牢牢地捆绑在了一根木
头上,手脚都被麻绳束缚住而无法挣脱,并且眼睛也被东西蒙住剥夺了视力,而
暗藏的小刀道具等都已经被剥夺了。

  这是……陷阱!唐语柔不块是女强人,转头细细思考就知道自己中了陷阱!

  是谁……是混乱大陆的土着?还是高校的学生?为什麽不杀我……还是有什
麽要求吗?

  「去通报大人……她清醒了」身旁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说大人……
难道是一个组织吗?是其它协会吗?

  一阵脚步声离去,没过多久两道脚步声走了回来……大人来了!是谁?唐语
柔心想

  (衹要是人就能交涉……一定不能放弃……)

  「呦呦呦……看看这是谁呀!唐门的天之骄女1239班的班长,万界的创
始人之一」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十分耳熟

  「龙铭!」唐语柔惊讶的大叫,是谁不好竟然落入了龙铭手中,她回想起当
初刚进入学校没多久落入他手中的情景,还有校内内流传的他的能力……

  「真是轻鬆……太轻鬆了,随随便便就抓到了,果然衹是一年级的菜鸟」龙
铭抓起唐语柔的下巴说道「这次妳可没机会逃掉了,再继续上次未完的事情吧」

  说着一股妖异的紫色龙魂从手中涌进唐语柔身子内,灼烧着她的灵魂带给她
剧烈的痛苦,并且在龙魂的影响下脸色开始发红,意识开始逐渐迷茫起来。

  「妳……忘了上次的事情了吗?我还是红叶会的人……红叶学姊不会放过妳
的……」唐语柔咬牙的说道,在魂的影响下几乎快丧失了所有力量。

  「那又怎样……这边是混乱大陆,做任务原本就有风险的」龙铭笑嘻嘻的说
「朕在驻地附近游蕩,凑巧看见学妹被魔物俘虏,作为学长当然义不容辞的上前
帮忙,解救并带回我的世界中治疗,如此学姊也不会说什麽的」

  「况且!伊旷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学姊还会费力帮助他吗?而且妳算他什
麽呢?」龙铭说完又加大了魂的输入,眼前女人肌肤越来越红。

  (是呀……我又算是他的谁……朋友……同学……呵)

  龙铭看着眼前女子陷入沈默嘴角微微翘起,暗自心想着伊旷呀妳的女人都别
想跑……当天在场的我会一个个抓回来的。

  「妳就放弃抵抗吧!在绝对实力面前妳这大一的菜鸟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而且妳等会被朕上过后,就轮到妳巴着朕不放了哈哈哈哈,虽然妳长的不
算美如天仙但气质还是不差的,侍候朕舒服的话朕说不定会丢给妳些道具呢」龙
铭说着说着就放声大笑,他已经能看见这女人被自己上过后,在邪紫龙魂的影向
下,无法克制的爱上自己,为了让自己操她满足她的生理需求,她会愿意做任何
事不论多下贱还是要出卖任何人。

  决不能放弃……要努力抵抗……唐语柔强忍着灼烧灵魂的痛苦还有身体慾望
的增长……

  渐渐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颤抖,绑住身体的麻绳粗糙的摩擦她的身躯,每一
丝微微的挪动就会舒缓一些身体的慾望,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会更加饥渴……

  发红的肌肤开始渗出细微的汗珠,呼吸声越来越急促,急于吸进更多的空气
冷却身体的燥热……

  「没有用的臣服于朕吧!」龙铭抚摸着唐语柔被绳子绑着明显突出的乳房,
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股躁动,汗水沾湿了衣服使之贴附在身躯上,展现出她凹
凸有致的身材。

  龙铭贴近她的脸庞,嗅闻她喘息散发出的气息,一股淡淡的汗香让他十分满
意,看着发红的脸颊他微微的舔了一口。

  当龙铭舔了唐语柔的脸颊时,女子的心裏一阵噁心而心一颤身体放了鬆,巨
大的刺激造访全身,顿时高潮袭来下半身一阵水流涓涓细流从裙底流出。

  「处女就是好呀!连汗都是香的,轻轻一碰就如此敏感,还是……妳本来也
有这意思呢?恩?哈哈哈伊旷要是知道妳那麽淫蕩会怎麽想呢?」龙铭看着地上
的水滴抓起了唐语柔的脸颊,轻轻地捏着脸颊肉使嘴巴嘟起「竟然在学长面前泄
了整地,可真是个淫蕩的学妹呀!作为学长就让朕好好教导教导妳」

  唐语柔被捏住噘起嘴时,听着眼前狂笑的男人声音,对準那个方向头一甩从
嘴中射出一记毒针,细小的针上有一丝丝绿色显示它并不是简单的一个暗器。

  没想到龙铭一瞬间就将近在咫尺的针从空中一把抓下,不屑的扔在地上「竟
然还有暗器藏在嘴中,看来我那些部下搜的不够严谨呀……真是一群废物!」

  龙铭挥手喷出一道火焰就将跪在地板上的一排男子化为一堆焦炭,心狠手辣
由此可见。

  「还能反抗呀不愧是大一的特优班!没关係时间还多的是!混乱大陆三天是
高校一天,而朕的世界这裏五天是高校一天!看妳这小贱货能撑多久,我们来慢
慢玩」龙铭邪邪的一笑「喔不……我想到一个有趣的玩法了!来人将朕的墨拿来!」

  伴随命令下达,门外的侍卫奔向远处,过没多久拿来了一壶紫色的墨汁,还
有一衹短小的毛笔。

  唐语柔虽然看不见但还是本能地知道,有坏事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将这女人绑到桌上去脱去衣物,朕要她一丝不挂」龙铭下令

  唐语柔一听脸色瞬间一白,心想难道他要用强的……

  数名男子抬了一张桌子进来,将唐语柔从木头上鬆绑,但她还来不及挣扎就
被压在桌子上,手脚固定在桌角,赤裸裸的娇躯展示在众人面前。

  少女挺挺突起的胸部和乳头,往下则是平坦的平原小腹,顺着而下则是一茂
密的黑色丛林,唐语柔虽然眼被蒙住,但依然能感觉到数股灼热的视线在身上审
视,原本就湿淋淋的肉穴开始缓缓渗出汁液来。

  龙铭看着眼前女人的裸体,他早已看过无数女人的身躯,所以不被眼前美丽
景象诱惑,一改嚣张面容平静的握起毛笔沾了一些紫色的墨汁,从笔尖上那一抹
妖异的紫色显示出并非凡物。

  他沈默片刻像是在思考又或者计算,最终提笔落下在女人洁白的身躯上,将
她清白无暇的肌肤当作画纸肆意地绘上各种符咒。

  淡粉色的肌肤上,紫色的墨汁微微发出邪异的金芒,诡异的符咒构成更加诡
妙的图形,每一笔画都配合着女体的起伏看起来浑然天成,最终线条停在女人私
处上方被绘成一个中空的爱心形状。

  画完图后龙铭看来脸色苍白了许多,看来绘制这幅图也消耗了他许多的紫龙
魂力。

  而唐语柔在桌上躺着,突然间感到一股热量刺向自己接着一阵阵的酥麻快感
随着笔尖的划过阵阵袭来,乳房上方能感觉到笔尖刺进挺立的乳头,然后流进双
乳深处在接着她就……她就……不好意思的又高潮了……

  她就像是他笔下的乐器,随着手指舞动她就发出动人叫声,整个屋内都回蕩
着她的娇喘。

  「翻面!」龙铭观察了自己的作品休息了下又说道

  众人又将唐语柔的手脚鬆开翻面,虽想抵抗却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衹能任由
几双粗糙的手随意揉捏自己,女人就这样被翻转了过来。

  美艳又性感的背赤裸裸的展示,肥嫩紧緻的臀肉也傲然挺立,娇嫩的菊花也
被众人窥视,视线使得唐语柔产生一股便意,衹好用仅存的力气缩紧菊花。

  龙铭重新拾起笔快速的作画,诡异的符号化作一样诡异的图腾,而唐语柔也
是一样的被动承受着那股快感,衹是这次她仅仅的压制住不至于在此丢人……

  「给她换上一套新的衣服,然后扔回那个山洞中!」龙铭大手一挥就走了出
去,但没走几步又停下,将一张纸丢在地上「这是朕的通讯符咒,要找朕的话就
使用这个!」

  说完又补了一句「如果妳想找朕的话」

  (他为什麽……没强姦我……为什麽放我走……?)唐语柔如此心想没多久
又昏迷了……

  当她再度睁开双眼,衹见自己正躺在一处洞穴中,起身一看身上穿着套不同
的衣服而地板放着张符咒证明自己并非在做梦,唐语柔脱下衣服检查发现身上并
没有任何痕迹又急急忙忙的穿上,走出洞口看见那头巨大蜘蛛此时正躺在那边看
来已经死亡,拿出任务单子发现任务已经完成。

  再回驻地的路途上,唐语柔不断思考为什麽龙铭放了自己,她确定自己贞操
还在并没被夺走,高校传言被龙铭上过的女人都会不受控制地爱上他,就算原本
有海誓山盟的恋情也会遗忘,衹能沈沦在龙铭的胯下丧失尊宜……为了满足需求
自己生理需求一切都任由他索取。

  她敢发誓自己此时没有任何爱上龙铭的感觉,心中衹有对伊旷那一丝丝不确
定的爱意。

  他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麽……在算计什麽……必须赶快回去通知大家……

  不对!!他们会相信吗……倩倩会相信吗?当初她也承受过邪紫龙魂的折磨,
好在当初我们没被他得逞,但如果我说我被龙铭那混蛋掳走却没被做任何事就放
回来……如果是别人我听了也不会相信。

  毕竟衹要强暴之后,我就会不受控的爱上他,又何必先将我放回来呢?要算
计也能先上了我使我听话不是更好……

  不行……不能让大家知道……他们会认为我已经成为了龙铭的人,我说的话
都没人会信了……

  龙铭的世界裏,他正在一座华丽的皇宫中与一帮手下们吃饭,在这世界中他
是一国之主而身边这群手下都是这世界的土着。

  「吾皇……请容我胆大一问,为何要放走那个女人」一名手下趁着酒劲大胆
的询问了龙铭,但衹见下一秒他的脑袋就掉进了身前的菜盘中,双眼还迷茫着为
什麽能从下方往上看见自己的身体。

  「朕的决定凭妳也敢询问!该死!」龙铭喝着酒吃着菜一点也不在意身前的
死人,其余手下也急忙地低下头吃着菜。

  「她很聪明!所以会照朕想的方向去做,她绝对不敢跟人泄漏与朕的事」龙
铭举着酒杯细声的说「她绝对会跪在地上爬回来求朕操她的小穴,伊旷的女人朕
一个都不会放过……那该死的小子……竟然敢夺走属于朕的贪狼魂!!」

  「不知道他会昏迷多久,虽然侯爷已下令不準动他,红叶学姊也保他昏迷时
无恙」

  「但朕要他清醒时看见……他的女人在地上摇着屁股恳求……希望朕让她们
怀孕,我要让她们如母猪一样下贱」

  「朕要她的女人为他戴满绿帽子,连最没用的废物都能在她们身上驰骋……
朕相信那一日很快就会到来……朕……才将是……高校的王者……」

  龙铭的眼睛穿越皇宫的墻壁,穿过云层和世界的壁垒落在混乱大陆森林中奔
跑着的唐语柔身上,衹见在他的目光中女人衣服下的娇躯浮现出一丝丝的紫光,
但是她却没任何感觉和发现。

  「她将会为我带来那位破凰之体的女子……伊旷的女人……」龙铭收起眼神
邪魅地对着酒杯说。

  回到驻地后唐语柔马上把任务交付完毕,看了时间发现离自己接任务出发的
时间不过是过了一天。

  她回到高校中,走在平常的路上总觉得四周的学生都指着自己,像是在说那
个是龙铭的新女人,心惊胆跳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将房门锁上并设置拒绝任何客人拜访,一件件脱下了身上的衣服,站在镜子
前仔细观察自己的身体。

  如往常一样精心保养的肌肤,时常锻炼保持的纤细身材,虽然不大但是形状
完美的乳房,相信任何男人看了都把持不住……

  (如果之前给伊旷看了……他会选择我吗?)

  她转动着身体用镜子检查自己身上有无被下任何痕迹,记得龙铭在自己身上
做了手脚,可是观察了半天却没任何发现。

  想着被掳时发生的事她就心生恐惧,被不认识的男人那骯髒的手抚摩自己的
肉体,被龙铭用不知何物在身上游走,那种酥麻……那种刺激……

  被夺走视觉的当时其它感觉都变得更加灵敏,她还记得那些人身上粗重的味
道还有言语中的轻视……

  唐语柔呆呆的注视着镜子,神智却已经回到了那个宫殿……那个房间……那
张桌子上所发生的事情……

  如果龙铭没放我回来,那我会遭遇什麽事呢?

  会像一般套路一样,直接将我压在床上然后用他的肉棒贯穿我的处女膜,然
后粗暴的淩虐我……

  还是豪不在意的将我扔给他的手下,被一群男人包围,全身都被揉弄侵犯,
最后在一根根的肉棒中一次次的侵犯我的肉穴

  当她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双手已经不由自主的在抚摩着自己的乳房和敏感的
部位,像是要将之前的郁闷释放一样,慾望的火焰慢慢燃起。

  看着镜中的自己淫蕩的样子,她加快了手指搓揉的动作,不过浑身还是火热
难受无法自拔。

  「校长……我要……兑换一个……按摩棒」觉得用道具应该不算背叛,唐语
柔如此心想着兑换了一个按摩棒,当话语刚落时,身边地板上多出了一衹黑色的
棒状物。

  唐柔坐在地板上拿起按摩棒,将开关打开后整根棒子开始激烈的震动,一脸
害羞的张开了大腿,将按摩棒头送往自己的阴蒂,当两者接触到时她感觉到一阵
阵的快感袭来「哦哦哦……原来用这个是这种感觉。…好激烈……哦哦哦哦哦」

  「要麻掉了……哦哦哦……啊啊……哈哈……哈哈」

  像是小孩子第一次拿到玩具一样,从小接受毒药和暗器训练的古老门派弟子,
第一次接触到这种自慰的道具,在平时用手无法给予的快感下就承受不住要高潮
了……

  「要去了……要去了……嗯嗯嗯……哦哦哦……怎麽会……」

  原本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已经要将唐语柔推向顶峰,可是突然将所有的快感都
消失了,可是身体依旧火热难受,而且刚刚那种从顶峰落下自由落体般的感觉,
使她感觉更加的空虚……寂寞

  「怎麽会这样……难道我使用按摩棒的方发不对?」唐语柔猜想或许是使用
道具的方式不对,于是又兑换了新的道具……跳蛋。

  这次唐语柔也兑换了说明书,并且上面依照指选择将跳蛋用胶带黏在了自己
乳头上,随后她抬头看着镜中带着情趣用品的自己,那慾求不满的脸竟然有些陌
生。

  都是因为压力太大了……其它人在高校裏不也这样吗?唐语柔如此心想说服
自己按下了跳蛋和按摩棒的开关,开始新一轮的自慰。

  「嗯嗯嗯……喔哦哦哦……好……好……舒服……乳头像是要酥掉了哦哦哦
哦哦!」

  在跳蛋微弱的刺激下乳头麻麻酥酥的,与按摩棒的震动下还未冷却的身体又
即将迎来高潮。

  「要高潮了!哦哦哦!!伊旷……干我……哦哦哦……用力……我的乳头咬
我……呜恩……」唐语柔随着一波波的快感,她一边幻想着自己正在与心爱的男
子上床,他正在用力的咬着自己的乳头。

  「哦哦哦!伊旷我要去了……好痛……哦哦哦……爽……哦哦哦……咦?」
在又要达到高潮的时候,所有的感觉又瞬间消失,像是她没开始过一样。

  唐语柔看着手中依旧震动的按摩棒,还有乳头上的跳蛋,虽然两者都没有停
止可是自己的身体却感觉不到它们带来的感觉,阴蒂和乳头都像是麻痺了般,过
了阵子才回复。

  经过了两次要到达高潮时快感消失,唐语柔在傻也知道身上一定出了问题,
龙铭难道封锁了我的高潮吗?他为什麽要花费那麽大力气就为了封锁这个……

  唐语柔虽然想要知道为什麽,不过她还是想先解决自己的需求,毕竟慾望来
的越来越急促,她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像是喘息,镜中的自己动作也越来
越淫蕩淫靡……

  虽然知道快感或许还会消失不过还是继续的开启机器,虽然是饮鸩止渴但毕
竟还是能有些许缓解的效果,倒卧在地上看着镜中蠕动肢体的自己,迷茫眼神中
觉得自己变得好美……好陌生……

  当唐语柔沈浸在自慰中无可自拔时,时间悄悄的过去,当半夜十二点来临时,
她那因汗水而湿润的肌肤上浮现出了符文痕路,就是那些龙鸣在她身上描绘的纹
路。

  纹路与图腾散发初邪异的光芒,如有生命一般缓缓流动着,在少女私密处上
爱心的图腾内原本是空无一物,此时却已逐渐填满。

  当图腾填满的剎那,在房间地板上的唐语柔突然地睡去,衹剩下未关掉的机
器不断发出的嗡嗡声。

  梦中唐语柔出现在一间房间,像是幽灵一样漂浮在半空中,她认的这是哪裏,
是钱倩倩和伊旷的「家」。

  此时两人正在床上,伊旷正抱住钱倩倩柔弱的身躯,甜蜜的在她娇涩的脸上
温柔亲吻,手不安份地伸进衣服的缝隙中抚摸女人的肉体。

  钱倩倩娇的享受着她男人的抚摸,柔嫩肉体紧密的黏在伊旷身上,随着气氛
越发高涨,这对小男女互相剥去对方的衣服,感受情人的体温。

  (不对……这都是假的……伊旷已经昏迷了。倩倩正在照顾他……)

  唐语柔看着眼前正在上演的活春宫想怒吼大声说出这些话,可是身体却不受
自己控制,衹能飘蕩在空中……

  「嗯嗯嗯……阿阿阿!伊旷……快用妳粗大的肉棒……进来……老共……嗯
嗯嗯」

  「老公~快来干死妳的小娘子呀!」

  「哦哦哦干死我……我要被干死了……快死了快死了……魂要飞了……」

  在思考时画面突然快转,眨眼间两人已经做完了前戏,两条肉体交织在一起,
伊旷压在钱倩倩身体上,不断着摆动着腰部像条野兽一样发泄自己的慾望,而钱
倩倩在身下痛苦而愉悦的欢叫着。

  再来画面就开始延迟,像是以前播放电影胶片损坏一样,景象一片模糊而人
物的脸也开始产生变化。

  她移动到了钱倩倩身体裏,被压在身下的女人从钱倩倩变成了唐语柔的脸,
在伊旷的肉棒下煎熬的欢叫着,此时她头感觉到男子火热的身躯正抱着自己,灼
热而粗重的吻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记。

  「伊旷……爱我……」唐语柔摸摸男人的脸说道「当然亲爱的」男子用一个
肯定充满爱意的眼神回应。

  随后伊旷的肉棒竖起,缓缓的探入女人微微湿润的阴道中。

  原本满怀期待被爱人用肉棒进入的女人,躺在那边感觉有某种东西进入了体
内,像是在鼓捣什麽东西一样,没过几秒感觉有股热流进入「伊旷好了吗……快
进来呀?」她的身体正难受着正需要伊旷为何他还不进来……

  「我已经射了呀……妳没感觉吗?」结果伊旷竟然说他已经结束了……唐语
柔一听顿时气到不知说什麽……连梦中都不让自己好过吗……女人气的闭上了眼


  「再来一次吧……亲爱的」男子声音从耳边传来与呼出的粗旷气息落在唐语
柔的敏感的脖子上,接着她就感觉有根火热的巨物捅入了自己搔痒难耐的肉穴,
撑开了阴道直直的刺进自己体内深处,一种满足感遍布全身……心想果然刚刚是
在玩我的……

  唐语柔闭上眼睛享受着男人粗壮的肉棒在自己身体内的每一次进出,填补自
己阴道的空虚。

  「啊啊啊!!干我……亲爱的……干死我……喔喔……我要去了!喔喔干死
我……」

  「哦哦哦……呜呜呜喔喔……插死我……插死我……伊旷……」

  当男人在身上进出数十回后,唐语柔伸手抱住身前男子将他拉到自己胸前缓
慢睁开眼睛,準备看着眼前男人一起达到高潮。

  但她睁开双眼后却发现在自己身上的不是伊旷,而是那个厌恶万分的男人…
…龙铭。

  「龙铭……为什麽……啊啊啊啊……去了……呼呼……好爽……啊啊啊又来
了……不……放过我……不……哦哦哦……」

  「伊旷人呢……欧欧……放开……喔喔……不……好……呜喔……救命……
伊旷……」

  不知为何自己的男人突然换成了龙铭,但是不管唐语柔如何访抗,龙铭的双
手紧紧抓着她的脚,凶猛的肉棒在体内突刺不断干着女人,在一波波的攻击下女
人全身无力发软……在不知不觉中身体主动渐渐的开始配合起了男子的动作。

  「干死我这个小骚货……哦哦哦……小骚货要被大肉棒哥哥干死了……哦哦
哦」

  「龙铭哥哥快来……操我……喔喔……又要去了……又要……啊啊啊……」

  「哦哦哦……哦哦哦……干……哦哦哦……」

  梦境的最后唐语柔被龙铭放在了当初的那华丽宫殿,依旧是那张桌子,不过
这次并没有被绑着,她趴伏在桌子上任由身后的男子龙铭不断的干着自己,嘴裏
衹能重複着同样的话语……而男子重头到尾都一言不发,像是机器一样重複相同
的动作。

  「哦哦哦……哦哦哦……干死我……」

  「大鸡巴哥哥……操死小妹妹……哦哦哦」

  第二天早晨醒来,她发现自己依旧在自己房间内,跳蛋爱与按摩棒早已没了
电力停止了运转,而她自己胯下则是一小摊的积水。

  (或许是一直想着会被龙铭学长强姦……才做这样的梦吧……)

  少女害羞的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红着脸奔进了浴室裏清洗身子準备出发上课去
了,她依旧没发现,那个爱心的图腾闪了一下又变成了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