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生活都市>催眠电梯

催眠电梯

今天坐电梯时冒出来的脑洞。

  脑洞小短篇一篇,随手写的,虽说之前说封笔了,不过既然写完了,那还是
发吧……我也不知道这是什幺玩法。至于写的好不好,我也无所谓了……

  我发现我的脑洞很难蹦出我最喜欢的玩法,我的脑洞的玩法都是在灵感蹦出
的一瞬间就定好了……哎。

  我发现我还是写小短篇比较适合,写得快。(结果零点才写完……)

  王境泽定律至高真理(???)真香!

  极☆简☆主☆义☆无☆敌☆流☆警☆告!

         ————————————————

  「哎哎哎、等等!」

  落霞急匆匆的走进自己的单元时,就发现单元里唯一的楼梯正要缓缓关上门。

  她赶忙一个突进沖了上去,按在了按钮上,所幸,门开了,没让她再等一趟。

  「呼……」

  她鬆了口气,踏进去的第一步就楞了一下。一股冰凉的、富有恶意的诡异的
风拂过了她的身体,让她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她看见了电梯内的场景。

  电梯里面只有一个人,一个很古怪的人。

  这个人坐在一个椅子上——在电梯里坐椅子是有多懒?落霞心里吐槽道——
身上穿着纯黑色的T 恤和短裤,而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的双手双脚上都有一个黑
色的手铐靠着,向外延伸出一两节的黑色锁链。

  这十分独特的装扮让落霞楞了许久,刚想说什幺的时候,便听到了电梯因为
长时间未关门而发出了「嘀嘀」声。

  「哎呀,还是先进来吧。」

  她放下了内心的疑惑,走了进来,按了一下「10」,便虚靠在墻壁上,等待
着电梯的上升。

  嗡嗡嗡嗡……

  电梯缓慢的启动了,在电梯启动的那一瞬间,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朝她走了
过来。

  (嗯,他要干什幺?)

  落霞警惕的看着他。

  只见这个男人走到她的身前,然后伸出了双手……

  落霞十分警惕的看着他,但对于他的举动,却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反抗。

  然后,男人的双手直直的抓在了她的胸脯上。

  姆扭、姆扭……

  揉捏了起来。

  (嗯?)

  落霞心里涌现出了一丝疑惑,不知为何,她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像这种行为
有什幺地方不对……

  可是有什幺地方不对呢——他只是在摸胸而已啊。

  虽然摸胸没什幺大不了的,但是她还是问道:「那个,请问你这是……?」

  「摸你的胸而已,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吧?」

  男人用沙哑的声音回答道,他的双眼被淩乱的刘海遮住,看不太清。

  「话虽如此,可是……」

  落霞迟疑了一下,是啊,可是什幺呢?为什幺她总觉得怪怪的呢。

  一时间想不出下文的落霞就这样张着嘴巴沈默了,而男人也没有管,继续揉
捏起来。

  (嗯,算了,反正被揉胸确实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情……)

  无论怎幺想也想不通这份违和感的来源,落霞所幸不想了,安安心心的感受
着男人的动作。

  由于隔了衣服,因此落霞的感觉不是很明显,不过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胸部被
揉的变幻出各种形状。

  「嗯……」

  落霞轻轻呻吟了一声,刚一出声便满脸通红。

  (呀,竟、竟然发出这幺羞耻的声音,我是怎幺了呀……不过是摸胸而已,
自己在家里自慰的时候也摸过自己的胸啊,怎幺会这样呢……)

  落霞内心胡思乱想,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她,没想过被男人摸胸,竟然是这
幺舒服的感觉。

  男人的动作不快,也不怎幺用力,十分的轻柔,仿佛在把玩着一件珍贵的艺
术品,而他双手的炽热,也逐渐透过衣服传到了落霞的胸部,化为了一波波的快
感,扩散至了她的全身。

  「嗯呀、呀啊……」

  虽然内心感到有些羞耻,但是她还是情不自禁的呻吟了出来,听到自己娇媚
的喘息声,她脸红红的,都不敢看这个男人。

  「叮!」

  就在此时,电梯来到了二楼。

  这一轻轻的提示音却有振聋发聩之功,让落霞脑袋里嗡嗡了一下,同时在这
瞬间,男人也改变了他的动作。

  只见他揉捏着落霞胸部的一只手迅速的滑了下来,划过她的小腹,然后隔着
灰色的制服裙,抚摸起了她的屁股。

  「那、那个……」

  突然的行为,让落霞有些疑惑的出生,可是男人立马打断了她的话:「只是
摸你的屁股,没有问题吧?」

  「啊、是、是的……」

  落霞点了点头,确实,无论是摸胸还是摸屁股,都不是什幺重要的事情,可
是为什幺那一瞬间又产生了一股违和感呢?

  「呀啊!」

  然而,还没等她怎幺思考,男人的手就滑入了制服的裙子,隔着她的黑色丝
袜,轻柔的揉捏起她的右半边屁股起来。

  (呜呜、好痒哦……)

  屁股被粗糙的手掌抚摸的感觉,让她的内心和屁股都痒痒的,身体也忍不住
轻微扭动了起来,一股莫名的感觉从下体涌起。

  「嗯、嗯……」

  她轻轻的呻吟着,似是忍耐又似是享受着被男人抚摸的感觉。

  (原、原来,被男人抚摸着是这幺舒服的感觉吗?……)

  从所未有的感受,让她内心有些躁动,她摩擦着大腿,感觉下体似乎有什幺
东西在蠢蠢欲动。

  「我把丝袜脱了直接摸你的屁股可以吗?」

  「嗯、嗯、啊……啊?当、当然可以。」

  落霞晕晕乎乎的,好不容易才从那种迷幻般的快感里苏醒过来,听到男人的
要求,立马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胸部也可以吗?」

  「诶、好、好的。」

  「那我一只手,不好脱,你就自己把上半身衣服脱掉吧。」

  「哦,好的。」

  落霞顺从的点点头,开始解自己上衣的扣子,同时男人的手也拉下了她的丝
袜,伸进内裤的缝隙里,直接搓揉着她的屁股起来。

  「嗯……」

  肌肤相贴的感觉让她心里一阵痒痒,男人的手指盖在她的屁股上,隔着她的
私处只有一点点距离。

  即使身体很有感觉,但她也依旧将自己的衣服扣子解开,将灰色的制服外套、
白色的内衬和淡粉色的胸罩给取了下来。

  男人待她脱完之后,才用另一只手抚摸上了她的胸,揉捏起来。

  「嗯、嗯……呀啊!……」

  男人突然双手捏住她的乳头,开始用力搓揉起来,抓着她屁股的那只手也加
大了力度。

  被男人抚摸的异样的快感,从屁股和胸部两方传来,在身体里融为一体,升
上她的脑海,让落霞扭动起身体,吐出桃色的吐息。

  「呀啊、嗯啊、啊啊……」

  落霞娇媚的喘息着,快感汇聚在下体,她已经感觉到,爱液已经流出来了。

  (好、好舒服,比自己弄舒服多了,明明、明明这只是摸胸和揉屁股而已
……)

  她用一只手撑着墻壁,微微仰头,忍受着男人的抚摸。

  「叮!」

  就在此时,电梯来到了三楼。

  震耳欲聋般的提示音让落霞稍微清醒了过来,但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
已经立刻欺进了她,然后吻在了她的唇上。

  「唔咕……!」

  落霞稍稍瞪大了眼睛,就感觉到男人的舌头鉆进了自己的嘴里,咋自己的口
腔里肆意的舔舐着。

  不仅如此,男人抚摸着她屁股的手也在内裤里转移到了她的前方,直接触碰
到了她的耻丘,阴毛被拨弄,而男人的食指和中指更是直接夹住了她不知何时已
经勃起的阴蒂。

  「呜呜呜……」

  阴蒂被揉捏,给她带来了数倍于之前的强烈刺激,但因为嘴巴被堵住,她只
能发出呜咽声。

  而她的身体也愈发火热起来,淫液从小穴流出,凉凉的,润滑了她的大腿。

  揉捏了一会儿,男人左手继续往里一伸,直接碰触到了她的小穴。

  「呜呜!……」

  落霞瞪大了眼睛,曾经只有自己抚摸过的地方,此时正被一直粗糙的陌生的
大手所覆盖,男人伸出两根手指,慢慢的侵入了她的小穴。

  噗嗤!

  异物的侵入让爱液喷射了一点儿出来,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与此同时,肉
壁被粗糙的手指摩擦,快感如洪流般从她的下体涌上大脑,让她的双眸迷蒙起来。

  她无意识的扭动着大腿,却只是挤压着男人的手往里送,不一会儿,男人就
碰触到了一层薄薄的膜。

  「噗哈、你是处女吗?」

  吻了许久,男人才松开了落霞的嘴,有些惊异的问道,虽然他早已知道答案。

  「噗哈……嗯、是,是的,我没有谈过恋爱……」

  落霞喘息着,补充着肺里的空气,脸色羞红的说道。

  「哦……真是难得啊,上次碰到一个处女似乎还是两个月前呢……看你的样
子是二十多岁吧,太难得了……」

  男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落霞一脸迷茫,他说的话不知为何她有些没弄明
白。

  看到落霞一脸茫然,男人摇了摇头,说道:「不用管我刚才说的话……啊,
对了,你感觉如何啊?」

  「啊……嗯,很,很舒服……比我自慰的时候要舒服太多了。」

  落霞扭扭捏捏的说道。

  男人一边用两根手指在她的小穴入口处拨弄,一边继续抚弄着她的胸部。

  过了一会儿,男人抽出手来,将手指张开,放到电梯里的灯光下,对她说道:
「看啊,这就是你的爱液哦,来尝尝吧。」

  「呜呜……」

  看着自己的爱液在男人的手上晶莹剔透,落霞只感觉到无比的羞耻,不过她
还是服从了男人的命令,张开嘴巴,将男人的两根手指含了进去。

  略带鹹味的爱液有些粘稠,但在尝到味道的一瞬间,落霞却感到自己身体更
加火热了起来,尝自己爱液这种行为本身就让她感到无比色情和下流,一想到尝
的还是自己的爱液,她就愈发羞耻,但性欲也更加高涨起来。

  「咕啾、咕啾……」

  虽然已经将男人手指上的爱液舔干凈了,但她还是忘我的继续舔着男人的手
指,同时,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的小穴,开始按揉起来。

  「怎幺,骚痒难耐了吗?」

  看到她的动作,男人温柔的问道。

  「咕啾、素的……一顿、一顿年不读了(是的,已经、已经忍不住了)…
…」

  落霞口齿不清的回答道,两根手指自己塞进了自己的小穴,轻轻抠挖起来。
伴随着咕啾咕啾的声音,爱液继续流了出来。

  「用手指肯定很不爽吧。」

  「素、素的(是、是的)……」

  「那幺……」

  男人擡头看了一眼电梯的楼层,它已经在三楼停了一阵子了。

  但在男人的注视下,它不一会儿就蹦到了四楼,并且……

  「叮!」

  发出一声虽然很轻,但落在落霞耳里却依旧如同巨钟轰鸣般的声音。

  而男子也立刻迫不及待的说道:「那幺,就让我用肉棒来满足你吧。转过身
来,翘起屁股。」

  「肉棒!」

  听到这个词,落霞的眼里露出了期待的神色,她毫不犹豫的转过了身子,挺
起了屁股,然后转过头来,期待的看着男人。

  男人不负众望的脱下了黑色的长裤,掏出了黝黑似铁的粗大肉棒。

  肉棒暴露在这个室内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腥臭味便充满了整个狭窄的电梯,
闻到这股味道,落霞脸红似血,竟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呀啊啊~」的呻吟,
说不出的婉转娇媚,充满了期待。

  男人走上前来,将她中间已经无比湿润甚至能透过小穴的内裤给拔了下来,
将水润亮泽的小穴展现在空气中。

  在电梯黄色的灯光下,落霞的小穴犹如粉嫩的红唇一样,轻轻开合着,沾湿
了爱液的阴唇显得闪闪发亮,透出一股子淫靡。

  「那我插进去了哦?」

  「嗯、你、你插入吧……」

  落霞心脏怦怦直跳,想到接下来会体验到的事情,便一阵悸动。

  「哦,夺走你的处女,不要紧吗?」

  男人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即使他已经问过无数次相同的问题,并得到了无
数次相同的答案。

  「嗯?当然没问题啦?这又不是什幺要紧事。比起那个,你赶快插进来啦,
我要忍不住了……」

  落霞摇晃着屁股,诱惑着男人。

  「那就如你所愿……」

  男人微笑道,龟头顶在小穴口,然后毫不犹豫的捅了进去。

  「呀啊啊啊啊!!……」

  肉棒插入未经人事的小穴的一瞬间,落霞便发出了一声尖叫。

  娇嫩的肉壁被黝黑的大肉棒毫不留情的摩擦着,带来火花四溅般的快感,轻
薄的处女膜被无情的捅破,让落霞感到了强烈的痛楚,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混在
一起,犹如巨大的海啸,一瞬间便传遍她的全身,并涌入她的大脑,如同一把勺
子一样,将她的脑浆搅得乱七八糟。

  男人上半身微微弯腰,左手前伸,握住了她坚挺的乳房,开始搓揉起来,右
手则滑入她的股间,在他自己的粗大肉棒的上方,搓揉起那红肿胀痛的阴蒂。

  「咿嘻……咕呀……啊啊……」

  上下同时受到攻击,让落霞惊慌失措的叫了出来,敏感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
快感便的平缓而连绵,她不由的翻起了白眼,吐出了舌头,像一头野兽一样直哼
哼。

  男人感受着肉棒上传来的温柔和舒适,不顾落霞是刚失去处女的娇嫩之身,
毫不客气的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

  「呀啊、咕啊、啊啊、嗯啊……」

  每次腰部撞击在落霞那圆润屁股上的时候,都有淫水伴随着落霞的呻吟飞溅
而出。

  「舒服吗?」

  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好、好舒服……呀啊、你、啊啊、你的肉棒、嗯啊、又、啊、又大又硬
……捅、嗯啊、捅到我、啊啊、我的子宫口了,好、好舒服、啊啊、比、啊、比
我、呀啊、比我自慰时、啊啊、还要、啊啊、要舒服……」

  落霞断断续续的回答道,真正的性交比她在自慰时想象的性交还要强烈十倍
不止,她扭动着身体,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姿势,以好让自己的小穴能够更充分的
感受到肉棒的炽热和形状,破处的快感没过一分钟便已经完全转化为了快感,沖
击着她的精神。

  男人趴下身躯,在她的耳边私语道:「转过头来,和我接吻。」

  「嗯、啊啊、咕咕、咕啾、咕噜……」

  落霞眼泪直流的转过了头,黑色的瞳孔里已经充满了情欲,她毫不犹豫的吻
上了男人的唇,并主动伸出舌头,和男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嗯咕、咕啾……」

  啪啪啪啪啪!

  男人亲吻着落霞、摸着她的胸、在她的体内抽插着,淫靡的声音响彻了这个
小小的空间。

  「叮!」

  电梯来到了五楼,男人松开她的嘴,一直以来淡定的语气也因为性爱而变得
兴奋了起来,他说道:「转过身来,换一个姿势。」

  「好、啊啊、好的……」

  男人将肉棒从她的小穴里抽了出来,带出了点点爱液和血液,落霞浑身轻轻
的颤抖着,转过身来,刚想问他什幺姿势,男人就粗暴的将她推在了电梯门上,
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呀啊、啊啊……」

  落霞刚因为撞到门上的痛苦而叫了一声,就被男人举起了一条腿,黑色丝袜
包裹的小腿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留着爱液、滴着血液的小穴在灯光下看的一清
二楚,然后男人就逼近她的身体,然后再次将肉棒插了进去。

  刚刚因为失去了肉棒,而显得有些空虚的小穴再度迎来了不速之客,便满心
欢喜的颤抖起来,分泌出淫液,润滑着腔道,让男人更好的抽插。

  啪啪啪啪啪!

  砰砰砰砰砰!

  男人肉棒朝上,每次都捅到最深处,将落霞的身体往电梯门上顶,然后他的
双手抓住落霞的双乳,用力搓揉了起来。

  「嗯嗯、嗯啊、呀啊、呀啊啊……」

  男人粗暴的揉胸,在让落霞感到一丝痛楚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快
感,落霞只能任由男人施为,她的意识已经像是陷入斑斓彩色,无法自拔了。

  男人猛力的抽插着,淫水不要钱似地挥洒在电梯门和地板上,濡湿了一大片,
他嘴角露出一个歪曲的笑容,缩回一只手,将落霞的另一条腿也擡了起来,搭在
自己的肩上,这下子,依靠电梯门、他的身体和他的肉棒,落霞完全悬浮在了空
中!

  「呀啊、啊啊、嗯啊……好、好舒服、要、要去了、不、啊啊啊、要、要去
了、呀啊啊……」

  被男人这样粗暴的奸淫着,落霞很快便达到了高潮,她的身躯猛烈颤抖着,
喷出了大量的淫水。

  「还没完,还没完呢!」

  男人兴奋无比的说道,他更加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啪啪啪啪啪啪啪!!

  「呀啊、呀啊啊啊、呀啊……才、才去、啊啊、去的啊、好、好舒服……」

  落霞翻着白眼,刚刚高潮过后的敏感的小穴受到了更加猛烈的沖击,快感如
雪崩般连绵不绝的在她的体内沖刺着,她的身体香汗淋漓,散发出一股雌性荷尔
蒙的香气。

  「嗯咕、唔咕、嗯啾……」

  男人吻上了落霞的唇,蹂躏着落霞的舌头,双手用力揉捏、拉扯着落霞的乳
头,而肉棒则继续沖击着落霞的子宫口。

  「叮!」

  在猛烈的抽插中,时间似乎都变快了许多,不一会儿电梯便来到了六楼。

  这震耳欲聋的一声,让落霞的意识从九霄云外回来了一点点,她睁开眼睛,
勉强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她在自己身体上肆意抽插。

  「再换个姿势!」

  男人低吼一声,抱住她的腰,他的双手孔武有力,一下子便让她倒过身来,
背部躺在沾满了自己的淫水的地板和电梯门上,然后像打桩机一样,再次插进她
的小穴,用力抽插起来。

  「呀啊、这、这个、啊啊、姿势、好、啊啊啊、好难受……但是、好、好舒
服、呀啊、啊啊、子宫、子宫好、啊啊、好疼、好痒、被肉棒撞、啊啊、撞击的,
要、要坏掉了……」

  落霞用力的呻吟着,夹紧了小穴,压迫着男人的肉棒,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这是又要高潮了。

  「是、是吗?!」男人问了一声,他的语气也因为兴奋而颤抖起来,「那,
那我也要射了,给、给我用小穴全部接好!」

  「射、射吧、全、全部射在、呀啊啊、射在我、我的子宫里吧!……」

  落霞扭动着身躯,小穴挤压着男人的肉棒催促着。

  「我来了!」

  男人低吼一声,狠狠的往下一顶,仿佛要捅破这个电梯一样,龟头和子宫口
紧密相接,然后……

  嘟噗噜噜噜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噜噜……

  将巨量的白浊液喷射进了那至高的生命花园之中。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与此同时,落霞也再次高潮了,她的身体时而僵硬时而柔软,剧烈的痉挛着,
一张可人的容貌已经乱七八糟,翻着的白眼显示出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而在
她的小穴内,爱液则再次猛烈的分泌出来,子宫颤抖着,将进来的精液全盘接受
……

  ……

  「叮!」

  电梯来到了十楼。

  「啊,那幺我就回家去了。十分感谢您奸淫了我,真的很舒服呢。」

  已经将衣服全部穿好的落下低头朝男人鞠了个躬,虽然她衣冠楚楚,但从她
轻微颤抖的身体,和紧闭着扭捏的双腿,就知道她还没有完全从之前的性爱中走
出来,高潮的余韵和精液储存在自己子宫内的感觉还在她体内奔流。

  「不用谢我,我得到了你的处女,反而应该是我说谢谢。」

  男人此时已经穿好了裤子,坐会了那个凳子上面。

  「那个……」

  落霞擡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探寻之色。

  「您是住在哪一楼呢?我看您并没有按某一楼……若有机会,以后我也去拜
访您啊。」

  「哪一楼?」男子面露苦涩,「我没有住在哪一楼,我被封印在这个电梯里
面,虽然经过几年的改造,这个电梯已经成为了我的绝对领域,在这个电梯之中,
我可以随意修改人们的意识,可是外界的封印依旧牢牢的限制着我,让我无法出
去……」

  「哦,是、是这样吗?」

  落霞满脸的茫然,她完全没听懂男人的话。

  「是啊。你就不用管了,门开了,再见。」

  「啊,好的,那幺,有缘再见!」

  落霞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对男子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迈步走出了电梯。

  「有缘再见吗?……希望如此吧……」

  男人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自嘲似地笑了笑。

  落霞走出电梯门之后,还转过身来,朝男人挥了挥手,电梯门缓缓的关上,
直到她再也看不见男人的一点点样貌。

  砰!

  电梯门关上时,发出了一声虽然轻微,但落在她耳里却依旧十分巨大的声音,
她的脸上露出了茫然之色,过了几秒钟才恢複正常。

  「啊呀,都这个时间了,怎幺会过了这幺久!」

  她低头看了看表,大吃一惊,慌慌张张的来到自己的门前,掏出钥匙準备开
门。

  「但是……」

  落霞熟练的打开了门,但脑海里却感到了一丝茫然。

  「为什幺,总觉得,遗忘了什幺呢……」

  抱着一丝疑惑,她走进了自己的家,直到很多年以后,她都依旧没有解开这
个疑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