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学生校园>学校偷窥的两年间(2)

学校偷窥的两年间(2)

第五回︰荒唐的学校生活

爱理闯进我的另一面生活后,我的学校学业成绩不退反进,下流卑鄙的内心面似乎与积极进取的表面互相僵持不下似的,每天在与爱理约定的女厕见面、更激烈地做爱着,反而在其他的时间能更专心地用功,大概是对自己的另一面觉得有所愧疚吧!

但是只要正午的钟声一响,我似乎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为了怕变身后的那一面被其他人看到,急急忙忙地跑到跟爱理约定的地方,然后用特定的敲门声「喀喀、喀、喀喀」轻敲约定好的隔间塑料门,在里面等着我的是已经变身的爱理,关上了门之后,小小的隔间里就只剩下两头野兽、两头纯粹只为了性交的快感结合的野兽,不断地要求对方的身体、给自己带来更多快感。

「……你是用什幺理由每天溜出来的啊?」

又是一个刚做完爱,两个人倒在隔间里的中午,虽然是冬天的12月,但是由于刚才激烈的动作,我们两个人现在身上所有的,只有鞋袜而已。而在高潮后的鬆弛之间,爱理向我追问如何能每天中午都溜出来的原由。

「其实,本来我中午出来不是为了……」

虽然已经很熟了,爱理也知道我出来是为了「偷窥」,但是毕竟在人前面说出「偷窥」这两个字,还是有点怪怪的。

「喔?那幺是为了……?」

面对着爱理的问题,我正在思考着是否应该把校史室的事说给爱理听,并不是因为校史室的工作有什幺大不了的,而是那代表着我的「现实生活」,将爱理带去那,或许就表示了我不但要让爱理佔有我的黑暗面,更要让爱理进入到我的另一个世界去。这样是否好呢?我在心中不断地盘算着。

「是因为我的工艺作品、在校史室、我利用中午时间来做。」


「……是怎幺的工艺作品?」

「其实也没有什幺大不了的……要去看看吗?」

在带爱理前往校史室的路上,我不断重複地对自己说明︰「不会有问题的、只是带她去我的工作地点罢了。」毕竟我们俩的秘密关係两方都不会轻易地去破坏。

「这就是校史室了,没什幺人知道学校还有这种地方。」

我打开了校史室的门锁,对爱理介绍这间约有20坪的宽广空间。的确,比起大学的校史馆、是学校的历史象徵,相对的我们这种升学性的高中,家长所注意的只是学生能不能考得上大学,校史室是完全不被重视的,在我进入校史室工作之前,奖盃橱窗上的玻璃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而在我开始工作后,这里几乎变成了我个人在学校的工作室,我从家里搬来了一组刚汰换下来的电脑与印表机放在角落,放满各式奖状的玻璃展示柜上堆着我工作用的白胶与超大的纸板,放着前辈学长苦心拿到名次、各种比赛奖盃的墙上橱窗,现在则是贴满了我临时记资料的小张笔记,这里现在是我专属的工作间了。

在整个校史室中最明显的,便是位于房间正中的超大展示台,上面是学校的200分之一缩小模型,而我的目标,便是完整複製这座模型。不过由于荒废工作的关係,进度进行的极慢,学校的门口放着一公尺的长尺,教学大楼的顶楼上有三角板与圆规,一卷卷的全开设计图纸则淩乱地堆放在学校的操场上,由于整个模型没有玻璃罩保护着,所以可以直接用手触摸到模型的每一部份。

「哇~~好大喔!」

第一次知道学校里有这样一间这样房间的爱理,稀奇地打量着房间里的各个地方,自然最有吸引力的,还是那正中间的模型了。

「耶~~这真可爱!」爱理玩着校门口的假树,又透过压克力的窗户看着建筑里面︰「不过这里的窗户都是封死的,你在这工作不会热吗?」

对于爱理的这个问题,我指指门口灯光开关的旁边,那一排控制装置︰「虽然这里很少人来,不过毕竟是校史室,冷气还是有的。」

「哇……真好,连学生教室都没有冷气,这里居然有……」

「怎幺样、不错吧?」

「还敢说,有这种好地方竟然不早点跟我讲~~好,决定了,明天你就在这等我。」

「咦?」

「就是这样,快一点钟了,我们回去吧!」


不分青红皂白,爱理擅自决定了明天的「行程」后就跑掉了,留下一脸呆然的我。

第六回︰校史室

「喀喀、喀、喀喀」

这是我与爱理约定好的暗号,进入房间之前都要先确定对方真的在房间里。因为昨天爱理的任性要求,所以今天中午的见面改在了校史室,虽然除了校长秘书跟我以外没有其他人有校史室的钥匙,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仍然跟爱理说好要使用暗号再进入。

既然爱理要来参观校史室、看来我今天高涨的性慾是无处发洩了,我打开了空调系统的开关,试着稍减一下虽然已经12月,但仍然湿热的空气以及火热的性慾。


「喀喀、喀、喀喀」

厚重的门外响起熟悉的暗号,是爱理来了,在我还未将门完全打开之前,爱理就已经迫不及待地钻了进来。

「好凉啊……」爱理不断地用手掀着领口,享受着在学校里极少有的凉爽空气,并且在房间里绕来绕去,像个小孩子一样地东翻翻、西翻翻着。

「嘿嘿、这地方只有你一个人享用太可惜了……不早告诉我……」

「我是……」

「难道这里藏了什幺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没、没有!」

「一定是些色情的东西吧……嘿嘿……」爱理奸笑着继续翻着我堆积如山的物品。

其实我还真没有什幺不敢见人的东西,唯一不敢公开的,便是这个在房间里动来动去的小恶魔,还亏我们班上有暗恋爱理的男生……

「喔,这个模型连中庭的地下室入口都有耶!」爱理爬上了学校模型的操场上,从另一边仔细地看着学校模型的死角,而整个人背对着我趴在檯子上的姿势实在是……好不容易消减一点的慾望又升起来了。


「你……」发觉到我的注视,转过身来的爱理,爬到了展示台的边缘,突然地抱住了站在檯子边的我。

我的慾火瞬间被挑发起来,反过来将爱理压在展示台上,不顾一切地用力亲吻着爱理。

「嘻嘻……要在『操场』上面来吗?」爱理一面解开胸前的扣子,一面有点搞笑地对我说。

我自然也不甘示弱,快速地脱下了上衣,埋首在爱理的颈项中︰「越看越美……爱理的身体……」

「啊……真好……就是这样……」

爱理的脖子与耳朵是相当敏感的,每次轻咬她的耳朵,总是可以得到激烈的回应,顺势我将爱理转了过来,让她背靠着我坐在檯子上,从后面伸手过去轻揉着爱理胸前的两个饱满乳房。

「呀……」

没有多说什幺,爱理两只手向后环住了我的脖子,露出腋下少少的腋毛,自然我就将头凑了过去舔着,没想到这里也能让女生有快感,随着动作,爱理的喘气声越来越大,我的手也开始伸向裙子里的最终目标。

虽然没有脱掉裙子跟内裤,我的手已直接伸进了爱理的内裤里,找寻着软软的、湿润的裂缝,配合我的动作,爱理将两腿弯了起来,更方便我寻找那地方。

「嗯……脱掉……脱掉……」

如同在指挥一样,爱理弓起了身体好让我脱掉内裤,我将脱下的内裤丢到一旁,内裤如同变魔术般地缩成了一团,而因为裙子已经被掀了起来,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两片小嫩阴唇已经红扑扑的,用指头轻轻地拨弄看看,可以感觉到有点湿湿的,就这样持续的从外面玩弄这阴唇、偶尔掀开、碰碰已经充血肿胀的阴蒂。

「快点……」

「嗯?」

「手指……」

「手指怎样?」

「插进来……」

「这里吗?」

对着半开着的两片阴唇,稍微地将中指伸进去阴道里一点点,爱理的阴户毫不费力地将手指吞了进去、紧紧地夹着不放。

「再进来……多一点……」对着我的脸,爱理用有点蒙的眼神轻轻说着,肉洞更大胆的迎接我的手指,这时我突然将整只陷在阴道里的中指屈了起来。

「啊!这样、这样的……」对于阴道里突如其来地被撑起,爱理又不小心叫了出来︰「等、等一下,我要尿出来了……」

大概是早上都没有上厕所吧,爱理试图披上上衣,到校史室旁边的厕所去解决生理需要。这时我灵机一动,从她背后把双臂伸到爱理的两个腿弯处、将爱理整个人背对我抱了起来。

「唉……你……」用这种姿势被我抱起来的爱理因为没有办法挣脱,发出了微弱的抗议声。

我却无视她的抗议,把她抱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用抱着小孩子上厕所的方式,让她面对着角落边的一个排水孔,「你就尿在这里吧……要对準喔!」我从爱理的背后在她的耳朵旁小声说着,将爱理两只大腿跨在我蹲下的大腿上,让她没有办法合起腿来,并开始用手慢慢搓揉着爱理的阴户、尿道口附近。

「啊啊……这样子……我不要……」

「没有关係的啊……弄髒了我会帮你清乾净的……」我小声地在耳边鼓励着爱理,同时加重了手上的速度,不断摩擦着尿道口。

「不行啊……不行啊……」

夹在要尿出来的快感与羞耻的刺激下,爱理脸上流下了两道泪水,不断地摇着头,但是却没有全力挣扎。

「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嗯……尿出来吧……很舒服的……」

「出来了……出来了!啊!」一声低鸣,爱理被我撑开的阴唇间急急地射出了一道急流,画着美丽的弧线降落在地面上,发出了相当猥亵的声音在地上形成一道轨迹。爱理全身弓了起来,像是使出全身力量一般,而我则帮她微微调整角度,让飞射的尿液能够落在排水孔盖上。

「哈、哈、哈啊……」

随着水势渐渐变小,爱理紧绷着的身体彻底地放鬆了下来,瞳孔亦失去了焦点,靠在我的身上。

等到放尿完全结束,我又将爱理抱着让她躺回展示台上,舔着爱理脸上的两道泪痕,「做得很好……爱理……做得很好……」轻轻地舔着爱理闭上的双眼。

「……真的吗?」

「嗯……很好、很漂亮……为了谢谢你……」

我将头移动到爱理的两腿之间,仔细地舔着刚刚没有用卫生纸擦的、湿湿的阴户,爱理坐了起来,抱着我的头、用力地将我的脸压到阴户上。

「要来了喔!」离开爱理的两腿之间,我脱下了裤子,準备正式进入,将爱理的身体拉往台边一点。

「来啊……」爱理张开大腿,準备迎接我的侵入。

仔细对準后,我慢慢将肉棒压进了爱理的阴户里,而爱理则紧紧地抱住我,将脸靠在我的肩上。虽然已经好几次在女厕里性交,但是在学校的大房间里是第一次,我与爱理都显得特别地兴奋,两个人的粗重气息不断交互地在偌大的校史室里迴响着。

「这里……这里……这里也要……」

爱理不太会「叫」,但是她会常常要求着我的动作跟爱抚,即使是在激烈的活塞运动中,也不会忘了要我持续刺激其他几个性感带,而我就像在寻宝一样,不停地发掘着一个个能让爱理舒服的地方。

「爱理……我要……」

「我也要高潮了……快……」

「啊……爱理……啊!」

「来了!来了啊……!」

两个人的身体同时僵硬了几秒,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压在爱理躺在檯子的身体上,慢慢地舔着爱理胸口沁出的汗珠,而爱理则是缓缓地触摸着我的背脊,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像是下意识地动着,又接近了爱理的双唇,爱理也微笑着回应了我的吻,在余波渐渐消失的同时,头脑也渐渐恢复了理智。

「有人说亲吻嘴是人类的爱情表现、只要退化成兽类就会完全失去,而变成只有性交慾望的野兽,兽类对亲吻是没有兴趣的。」

我的头脑里突然浮现了这段忘了从哪看来的句子,既然在做爱之后我仍然想要去亲吻爱理、这是意指我对爱理、爱理对我,有着纯性慾之外的什幺吗?

不过这还不是当时的我所能想的到的範围。

第七回︰喂……喜欢我吗?

又是一个送爱理回家的星期六晚上,爱理因为忘记了带钥匙,只好呆坐在房子的后花园里,等着她晚归的姐姐。在她的硬拖之下,我也被拉来后花园看星星了。在山腰上的爱理家,附近虽然有并排的几间房子,周围确是静得出奇,大概这些房子都是有钱人拿来渡假的吧?除了爱理家门口的灯亮着之外,没有什幺灯光,看起星星来倒是相当不错。

「你姐姐都什幺时候回来?」

我在微光下按了按手 上的冷光电子錶,表发出微微的蓝色光芒显示时间,22︰00。

「通常不会超过午夜吧……」

「什幺!?」我跳起来,那要是超过午夜才回来,那我怎幺办?虽然家里还算开放,但是没讲就超过午夜才回家的话,肯定又会挨一顿骂。

「如果太晚了,那你就先回去。」

爱理把身体转过去,背向我坐在草坪上,虽然嘴巴上这样说,可是多少可以看得出来,她在闹彆扭。

「喂……我等就是啦……等下去跟家里说我今天住阿治家……」

阿治是我从小学到现在的好朋友,现在虽然不同校了,但仍然经常连络,他的父母也跟我的父母有些交情,等下等爱理的姊姊回来以后,跑去住阿治家,家人不会有意见的……我心里这样盘算着。

「不必!你现在就回去吧!」爱理背对着我大声地说。

自从我们有了关係之后,她是第一次发这幺大的脾气、相当的稀奇,我走过去、试着将她的身体转面向我。出乎意料,爱理坐在地上用力地推了我一下,重心不稳的我就这样狼狈地跌坐在草坪上。

「你只不过是玩具罢了……玩具!」

如果用被揍一拳形容跌在地上的痛楚,爱理的这句话大概就像一个十吨的大铁锤、砸得我头昏眼花。接着爱理转身站起来,用冷酷的眼神从上面俯视着我。

的确,我们的关係仅仅建立在每天的中午,或许再加上一些送她回家的路程而已,用「玩具」来形容我对爱理的功用,是再也正确不过的名词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还是找不出可以用来形容的其他名词,被正中弱点的我无话可说。

「对……对不起……我太过份了。」除了这句,我想不到其他能够说的话。

「走啊!」爱理又对我吼了一声。

既然都吼成这样了,我只好站起来,向房子外面的前花园大门走去,发动停在外面的机车,坐在上面试着回复心情,以现在的恍惚状态骑车回去,铁定出车祸的。

虽然知道这样的事应该迟早会发生,不过没想到来的这幺快,心里除了失望之外、还有着意料之外的、一点苦苦的感觉。

「等……等一下!」

爱理突然从房子后面出现,向我跑了过来,或许是太急的关係,爱理被门口下来的阶梯绊倒,整个人摔了过来、倒在地上。

「爱、爱理!」

我吓了一跳,急忙奔过去,爱理双手 着右边的小腿,好像受伤了的样子。

「好痛……」

真的,连泪水都跑出来了,我轻轻移开爱理的手,大约手心大的一块皮肤擦伤了,虽然不深、但是慢慢地渗着血。

「要先洗乾净伤口……花园里有水吗?」

「后面角落有水管……」

「嗯,不要动,我抱你过去。」